郑州,我们怎舍得将你遗忘?!

郑州,我们怎舍得将你遗忘?!

郑州,我们怎舍得将你遗忘?!

引言

在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2016年1月25日晚上20:01分,郑州灯火通明。

翻开最新一期的《大河报》,头版头条的选题是《外部世界看河南的眼神变了,我们自己更要爱河南》——作为中原地区最大,以及最重要的一座城市,省会郑州凭借航空港区的国家战略/高铁米字网络的建设/郑欧班列的打通,以及上合理事会的召开,至少让大多数的人觉得,郑州正在让全国、全世界刮目相看。

另一方面,成长于郑州的我,依然对这座城市感到深深的陌生。

在郑州,每当新旧交替的时刻,人与人彼此需要的愿望会变得特别强烈,尤其是在这寒潮席卷大地的深冬。经三路农科路上,有许多形形色色的酒吧,装着供应不断的失意和快慰,喝酒这件事没什么特别,全因喝酒的人各取所需;这就像近日郑州各个地产公司的年终聚会,无论是挥金如土的一线房企恒大,是口碑荡然无存的升龙,还是让87人泣泪的“顺驰不老情”——或独酌,或对饮,或一群人无论欣然拥抱还是抱头痛哭都需要先醉一醉。

有人终于决定拿完年终奖就离开,有人重新咬紧牙关决定留下。空气里沉淀着彻夜不眠的决绝,无论结果是去是留,都痛苦万分。人们总要在这样的日子抱团取暖,一醉方休。

这就是2016农历春节前夕的郑州,距离人们纷纷回家过年只剩下大概10天时间,全城的包间几乎全部被预订,所有灯火通明的地方都挤满了怀念和告别。

可明明,这一年来付出过的喜欢和愤怒,逃不过的好运气坏事情,连日不散的雾霾,意外相见的晴天,加班到凌晨的疲惫,数不清次数的堵车,数十次的交房即维权,城中村拆迁新闻引发的慌乱,失联的老友,重逢的恋人,你亏欠的,亏欠你的,还都历历在目,突然就要通通打包寄走,哪儿有那么容易呢?

况且,若没有“要买房买车”、“要变好看”、“要更有钱”、“要谈恋爱”的愿望支撑着,又如何度过这苦涩难熬的一年呢?所有决定留在这座城市的人,都心知肚明,2016年,郑州堵车和雾霾一定会更严重,钱一定会更难赚,卑劣的开发商一定会更卑劣,商铺市场持续低迷,工作一定会更忙,一定没时间去谈恋爱,并且一定,要用更多的理由说服自己别逃。

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我们,只能承认问题、面对问题。我想,无论政府官员还是普通市民,都在思考,2016年的郑州如何更美好?

目前在郑州,大约有300万的上班族,200万的生意人,100万的精英和知识阶层、50万的富豪阶层、40万的创业者、60万的高校大学生,还有300万人的城中村原住民。据官媒报道,到了2020年,郑州的人口规模将达到1500万人。

官方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11个城市汽车保有量超过200万辆,郑州名列其中;按照650万左右的郑州市区人口计算,平均下来也就是每辆车拉3-4个人,就可以承载郑州所有人。

但近两年来,郑州的停车越来越难,经常看到汽车停在道路两侧,原本四车道只能变成两车道,对此仅仅靠修路是不可能解决交通拥堵的,坐等郑州限牌或者限行。

说到郑州的交通拥堵,究其原因,无外乎三个方面:城市停车位建设严重不足,机动车又呈爆炸性增长;与此同时,郑州楼盘的停车位数量过低,很少有小区停车位能达到1:1的比例,并且很多开发商一般不愿意建设负二层停车位,而地下一层停车位价格又普遍偏高,一般在14万-18万之间,这让很多业主不购买车位而选择把车停在路边。

郑州市有200多万辆电动自行车,已经成为目前出行主要交通工具之一,但由于电动车数量大,加上部分骑车人交通安全意识不高,导致郑州平均每天发生的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多达130起,人员伤亡的数目也在急剧增加。可怕的酒后骑电动车出事故的比例也在增加。每次事故几乎都导致该处交通发生拥堵,这也大大降低了机动车在路面的行驶速度。

“郑州,郑州,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是郑州。”在2015年11月16日左右,很多郑州人发现在朋友圈里有一首《郑州之歌》火了——这句看似嬉皮调侃实则无奈自嘲的话,其实已经被发明了很多年,同样,郑州的“挖沟”行动也如火如荼地进行了很多年。即使如此,西三环的经常性塌方,让路过的行人车辆心惊胆战——这首歌这句歌词,表达的是人们内心对郑州道路建设缺乏长远规划和交通状况差的不满。

2016年1月9日,作为元旦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本来应该是一个可以让人放松休憩的日子,但在朋友圈里流传的一张航拍郑州的照片,让无数人唏嘘不已:以这张照片上所采用的鸟瞰视角来看,严重的灰白雾霾几乎覆盖了全郑州,我只能依稀看到若隐若现的东区CBD和那高贵冷艳的“大玉米楼”。

在这里,“蓝天白云”已经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每逢天气晴朗、白云翩翩,在朋友圈晒天气成了大家共同的消遣——让人寒心的不是深冬的一片肃杀,而是生活在郑州却看不清郑州!

年关将近,陈寨/庙李/高皇寨/刘庄等城中村的不少人已经开始提着行囊先行撤退回家过年,这些人都是2013–2015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城中村是他们最主要的居住地,一个并不美好的温床。

2015年11月份,伴随着一则“北环6大城中村拆迁,40万郑漂将挪窝”的新闻广泛流传,让数量庞大的城中村租住者心生恐慌。到了今天,郑州中心城区的476个村庄,已完成拆迁改造383个,未被改造的村庄已不足百。

其中,单一个刘庄,就有10多万人挤在这片不大的土地上,早晚高峰时,街上、早餐摊前,到处都是人;2013年8月份高皇寨的房租为260元/月,到了现在房租已经上涨至480元/月,再加上水电、网费、卫生费,达到600元左右/月。

毋庸置疑的是,2016年伴随着金水区最后12个城中村相继拆迁,将进一步加剧郑漂族在城市生活的难度。

另一方面,那些接手城中村改造的开发商们,在开发之前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村民的安置补偿问题,位置越好,村民们提出的补偿要求也就越高,最后开发商们虽然咬牙拿下,但是最终却因利润率而不得不在住宅品质和相关配套上做减法。

郑州目前凡是城中村改造的住宅小区,容积率基本都在4.0以上,甚至更高,比如黄岗寺改造后的亚星盛世星苑容积率5.0,齐礼闫改造后的升龙城容积率是5.6,胜岗村改造后的恒祥百悦城容积率是5.9,姚砦村改造后的金成时代广场容积率是7.0……

过高的容积率导致这些高层小区成为“升级版的城中村”。在未来,稠密的区域人口,交通一定拥堵,环境势必嘈杂,并且这些高容积率小区多年之后必然成为城市建筑垃圾,届时再拆再建,无休无止!

事实证明,城中村改造并不是楼层盖得足够高了,就变成了城市!

而那些村民为了得到更多的补偿,没日没夜的的私自加盖楼层,以求能够更多的获取补偿,但带来更多的则是无穷的隐患!

2015年11月7日,郑州市金水区杨金路办事处小贺庄村一处正在加盖的民房发生坍塌,三名民工从五楼坠落,被埋身亡。据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10月份至今,郑州市发生的类似事件有十余起,死伤人数超过20人。现实已经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曾几何时,我开始跟风地称郑州为“屌丝之城”,细细想来,是因为在城中村改造之外的购房者,在购房方面基本沿袭“便宜实用”的习性,这也导致了郑州居住需求水平普遍偏低。居住水平,不仅仅只包括物质,还有对生活细节、居住品质的理性追求。

从2010年—2015年,5年时间里郑州房租每年涨幅都在15%–20%之间。

比如南阳路上的麻纺厂家属院,2009年700元/月左右,目前1900元/月左右;

比如桐柏路与棉纺路交叉口的锦艺国际华都,2013房租1800元/月左右,目前2700元/月左右;

比如2010年交房的银基王朝3期91平方,目前精装修出租价格3500元/月左右,未来3年内应该会保持5%上涨。

此外,普罗旺世6期两房89平方米带家具3000元/月左右,鑫苑世家87平方米业主报价3200元/月,省实验中学北面的原田花园3200元/月,而在2014年对外出租报价是2800–2900元/月……

但是,外来人口在这5年多时间里收入水平上涨速度,永远跟不上房租的上涨速度,这大大降低了人们生活的幸福感,疲惫地奔波在这个城市里!

2015年,以升龙为主要代表的楼盘维权在郑州大地上,乐此不疲地轮番上演,模式基本上是“白布条+堵售楼部”,其中5月份升龙天汇广场打人事件更是引发广大市民集体关注,影响恶劣。

截至目前,郑州所发生的楼盘维权已经太多太多,多到媒体无法每次都报道,我们无法每次都记住。仅2016元旦之后,就已发生了海马公园/祝福红城/永恒理想公元/开祥御龙城/鑫苑·鑫城/普罗旺世龙之梦共6起业主维权事件!这是多么的可悲!

而在1月25日晚升龙的年会上,针对“会不会离开郑州”,升龙集团方面表示要在2016年,“把升龙在郑州的名声要回来”,并表示目前在郑州土地储备达300亿或货值、1500名员工、2016销售目标70亿……对其下一步的品牌构建计划,我只能冷静看待,甚至冷眼看待,希望不是虚晃一枪!

由于郑州公立幼儿园数量少,大家都想进,导致紧俏的教育资源制造了新的就学不公平。省实验幼儿园、省军区幼儿园、武警幼儿园、财经学院幼儿园、农科院幼儿园,讲的通俗点儿就是官家子弟的“大杂院”,普通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即,如果非要进,家长需要额外支出的好处费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

而在过去十年中,由于郑州公立幼儿园建设严重滞后,一般将幼儿园等教育设施建设移交给了开发商们。但是要知道,开发商们之所以配建学校,归根结底是为了解决房子销售问题,这种将商业与教育的捆绑是错误的。

举一个很鲜明的例子,英地天骄华庭一期幼儿园建好后,招标引进了加拿大枫叶小熊幼儿园。因为中标租金是30元/每平每月,结果导致枫叶小熊幼儿园起步价达到5000元/月左右,贵的班竟达到6800多元!对此,英地一期业主纷纷惊呼“上不起这样的幼儿园!”

迄今为止,整个河南只有郑州大学这一所211大学,相比湖南、湖北、山东、西安等地的重点高校,河南太少太少!而其余34所本科院校大部分是近10年才晋升的,历史沉淀不深厚,学术地位不高,在学术界影响力也比较弱。

在这样的高等教育状况下,导致河南考生即便比其他省份的考生更加努力的学习,也不一定就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并且郑州部分高校的文凭含金量低,竞争力小。

在春节大量的返乡人群中,有些是回去后不再返郑,有些是回来后加入了创业大军。在当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提倡下,不少有想法有资金的应届毕业生选择在郑州创业,涉及“互联网+”下的约车、订餐、生鲜、新媒体等多个领域。

但这两年,郑州的人才供应出现了不平衡:保姆、搬运工、保洁员、工地搬运工等工种薪资出现大幅度上涨,但人员匮乏;而应届毕业生则出现高校扩招后的严重过剩,他们因碍于面子,所以不想干体力活儿,由此出现就业困难以及工资低廉。

后记

郑州城市上空红晕微泛,亮色初现,天色几分钟一变,突然冒出一线日牙,像一勾红线头扔在天边,进而慢慢绕成了红线团,渐渐滚动出来,势不可挡,一秒一景,顾不得远处的阴云仍未透亮,顾不得还有深冬里一片肃杀的寒气,只管升腾,升腾……一瞬间,像一条火红的鲤鱼跃出水面,霎那间便悬挂于不远处一栋高层住宅的正上方。没有云块压得住,没有霓裳红衣挽得住,被冷风一吹,云衫一抹,竟鲜亮得有些耀眼了——行文至此,我站在13层的阳台上,眺望、沉思。

喜欢一座城市,不需要什么理由。

从近代1930年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在河南等地发起的中原大战,到1960年5月伟人毛泽东视察郑州燕庄;从90年代,让郑州人为之骄傲的亚细亚红太阳猝然陨落,到1997年建业金水花园的品牌/物业/十年一诺的“全款返还”,再到2003年在经三路开公司,让老板们“谈生意很有底气”。

每一个时代的郑州都有她的光荣和激情,就像农科路上的酒吧一条街代表着青年的时尚,省人民公园记载着着老人们晚年的群像,“大玉米楼”在东区CBD商务内环有着280米高度的矜持贵气——这是不曾在郑州长久停留过的人,爱它的理由。早已驻扎在这儿的我们,早出晚归,匆忙赶路,根本来不及好好看看它,以至于好像已将郑州遗忘。

只有那些苦涩又冰冷的现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快走。可执念是来都来了,何不再相处试试?跟这座城市打交道,没法不带着一点狡黠的热爱,得有点怕输,才算是在乎,用小聪明揣摩它给你的机会与善意,却又一脚一脚按照它的指示往前走。

后后记

人一生的耐心有限,生活在郑州的人,谁不是拿出了全部的耐心跟这座城市打赌?都发过誓要赢得漂亮,也都没在输个底朝天的时候大声抱怨过。到如今,一句新年快乐,也许就足够成为今年愿意留在郑州的理由了。

郑州,我们怎舍得将你遗忘?!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郑州楼市:【订阅号】zzloushi 【网址】www.zzls.com 【勾搭微信】8837139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郑州,我们怎舍得将你遗忘?!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