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越战越勇的人生:愿天下有心者,皆不被辜负!

致我们越战越勇的人生:愿天下有心者,皆不被辜负!

今天已经是新年的第二天了。对于新年献词来说,这真的算不上一个好日子,因为该煽情的已经在昨天被煽完了,该义正言辞的也在昨天言过了,还剩些什么给我。

但也许这样想我就开心了,之所以在2号的时候才发这篇文字,主要是因为慕容晏和米公子是两个老男人,而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活过10000天,所以我必须得让着他们,就像小时候永远只能跟在哥哥们屁股后面黏着玩一样。

就如你所见,去年的新年第一天,我们也是发了三篇新年献词。区别在于,去年的署名还是总编L、总编Z、总编X,而今年已经变成了米公子、慕容晏、十一侠。

说到名字我忽然想起一段故事。记得最初起名字时,出于对令狐冲的喜爱,我给自己取得是令狐公子,想好之后我就屁颠屁颠地去找米大宝,问这个称谓怎么样?没想到却被鄙夷了一番,说一点创意都没有。谁知道,当天晚上就被盗用了,盗用的人正是米大宝,在当天晚上的稿子里,他偷偷的把自己给改成了米公子。而我只能用了备用名十一侠,十一月出生的大侠。

看,人类就是这样,老男人总喜欢欺负年轻人;而每一个少年的心中,又总有一个武侠梦。

在我的心中,一直都存在着一个武侠梦。并且这个武侠梦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而跟着升华,从技术型的武侠梦,上升为哲学型。

小时候,村东头有一条大河,两岸种满了大槐树,一到夏天就郁郁葱葱,林间杂花盛开,鸟虫唧啾而鸣,河水清澈到可以看见深处的游鱼。这条河是村里孩子的天堂。

那个时候,经常跟着哥哥们去河里游泳,看到他们从横架河面的百年老桥上一跃而下,像鱼鹰一般嗖的一声钻进水面,然后在远处的水面上探出头来,心里羡慕的要命。但是我几次站在了桥面上,望着桥下的溶溶河水,却总是在最后一刻退缩了,这成为了我儿时最大的憾事。

不过现在想来,幸亏我没有那样做,不然以当时我的年龄和肤浅的水性,今天是不可能坐在这里写这篇文字了。当时哥哥们总是在水中一游就出去好远,而我总是付出了吃奶的力气却一直在原地打转,这个时候只恨自己无处学习段誉的凌波微步,或者说裘千仞的水上漂,以至于只有在大孩子们屁股后面着急的份。

当时年纪还小,还没有看到金庸的书,所有的武侠知识都是电视上得来的,所以只记得了谁的武功最好,谁打的最好看,希望自己可以学到像谁一样的武功,并不懂得侠义二字。这个时候的武侠梦是纯技术型的。

而哲学型的武侠梦,是必须经历社会的波折跌宕才可以拥有。王国维说,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社会是个大染缸、人心险恶,这个时候你经历的越多,内心的沉淀也就越多。

明人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些虽言之凿凿,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显得过于托大。见到不平之事拔刀相助,就算无济于事,也要呐喊几声助威,这已是侠之大者。

掐指算来,我来郑州楼市已经600天了。我至今记得我入职后写的第一篇稿件,一个中年男人跳楼的故事。那是他在一个星期内的第二次自杀,终于如愿。我去了现场,看到他砸碎的遮阳玻璃已经被修好了,地下干枯血渍却怎么清洗也都留有痕迹。我在医院的停尸间外见到了她的妻子,我们聊了有半个多小时,她数次落泪,却一直在微笑着回忆往事,我却终于再也忍不住。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外人在我面前流泪,虽然之后我还会见到很多次,但是没有哪一次会像这次一样让我痛心,我至今无法忘记她的笑容。

在这之后,我又见到了很多像她一样的中年女人,她们一般是低价购买团购房被骗无处申诉,或者是做主买了低价劣质的房子被自己的孩子们埋怨。她们会拉着我的手,在我眼前流泪,告诉我她们遭遇的不公,希望我能帮助她们。

每次,我望着她们像我母亲一般年纪的面容,以及听到她们不幸的遭遇,心里都会很难过,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只能好好的写好一篇文章,然后告知她们的不幸,告诫后来者要谨防像她们一样不幸。我不厌其烦的写一篇又一篇团购房陷阱的文章,而每次写这样的稿子,我心里都会很难过,因为这背后,是多少母亲的眼泪,多少贪图便宜的购房者无知之下酿成的过错。

李海鹏说,做媒体时间久了,总是不免悲悲戚戚。是的,那是因为这个行当虽常怀悲悯之心,却难行耶稣之事。我们除了能决定今天上班穿什么衣服,午饭吃米还是吃面,决定不了任何事。

但是,谁让少年的心中有一个武侠的梦,虽然少年成长为男人,但这武侠梦在心里也愈发坚固。郑州楼市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我这个梦想,这成为过去的一年多以来我最开心的事。

在郑州楼市一年多以来,我就像唐吉可德一样以一己之力去对抗这个世界上的潜规则,努力想要告知人们现象背后的故事,希望大众能够从中得到警示。尽管有时候一切都是徒劳的,但我,以及我们却依然乐此不疲。

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次都是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只能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但终于有一天,西西弗斯却在这种孤独、荒诞的生命过程中发现了新的意义——他看到了他与巨石的较量所碰撞出来的力量,像舞蹈一样优美。

西西弗斯回身走向巨石,他静观那一系列与自己的命运紧紧相连的生命行动,发现他已变得比他推动的巨石还要坚硬。征服顶峰本身,足以充实人的心灵。西西弗斯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种幸福。

身处一隅,心怀天下,对社会怀有悲悯之心,相信未来的美好,这是郑州楼市的情怀。但是在很多时候,我们却像西西弗斯一样,在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在选题会上,我们不止一次的讨论,到底我们的报道能给这个市场带来些什么?难道仅仅是一楼盘一项目的优劣得失吗?或者只是告诫大众,购买这个楼盘时一定要小心啊!果真如此,就算我们声嘶力竭,又能如何呢?

万事最难的是观念。要想让郑州的房地产市场得到改善,就必须先改变观念。而最先要改变的却正是购房者的观念,为此我们重拾了常识这个已被遗忘很久的字眼。

在这个世界上弱者总是占最多数的那部分人,就像在房地产的链条中,弱者却是占据着人数优势的购房者。说弱势,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权益最不容易得到保障,也是因为在缺乏常识的情况下,他们也是最容易被表象蛊惑的人,从而做出错误的选择。

我曾经写道,生活是这样的诱惑丛生,一不小心,人们就会像庄子《逍遥游》里的那个大鹏一样,御风而飞,却不知其所止。

这个时候,总得有人在后面吼一声,嘿,梦该醒醒啦!只有这样,以后坠落的时候才可以不会摔得太痛。

但是,没有人是愿意在自己正得意时有人在耳边忽然大吼一声的。所以郑州楼市就常常是两面不讨好,开发商恨我们,业主们也恨我们。

虽然在大多数时候,我们说的都是最基础的那些道理,是每一个成年人只要停止浮躁,沉下心来想一想就能懂得的常识。

由此,在大多数的时候,郑州楼市都是很受委屈的,但是委屈尽管委屈着,我们该做的是事情还得往下做。作为一群理想主义者,我们一直坚持的动力唯有四字,“不忘初心”。

在做西元广场17万一平地铁商铺五年成死铺的报道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业主微信群里说,郑州楼市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为啥要帮我们?

如你所见,我时常要面对这样的质疑。但是,这是一个成年男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任你再苦口婆心的跟他将目的讲道理都是无济于事。我最初不想回复他,但最终仍是回复了。我记得我是这样回答的:

我不是要帮你,我是要更多的人可以不用像你一样,如现在这般痛苦。因为这个世界上不止你一个人投资商铺,我要做的就是告诫众多的投资者,一定要有自己的理性判断,不可盲目投资,要警惕开发商的任何承诺,因为没有任何的承诺是一成不变的。

写到这里,米公子微信我。现在是2016年1月1日的夜里11点45分,米公子问我稿子写的怎样了。我说我正在写。

而新年第一天晚上7点多你所看到的那篇《对未来的这些期待,郑州楼市每年元旦都会坚持呼吁》,是米公子熬到了凌晨三点多写完的。

看,你所看到的这一篇篇稿子,都是在这样的夜里完成的。窗外万籁寂静,或者有些地铁施工的噪声,灯光微暗,电脑屏幕发出亮白的光,手指在键盘上不断地飞舞,一行行文字如水泄下。

郑州楼市创建两年多以来,我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写出来,然后在手机屏幕上与你见面。我们异常珍惜你们的每一个人,我们相依相偎,共同走过了将近一千天,此时,我们早已成为亲人。

在我敲完这些字符,已经是2016年1月2日的凌晨了,就在今天晚上七点多钟,你将会看到这些文字。如果喜欢,就请你赞美一声,因为这是这个新年里,我对你的第一声问候。

2016,你好!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致我们越战越勇的人生:愿天下有心者,皆不被辜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