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告别,另一个时代的渐进

一个时代的告别,另一个时代的渐进

在整个2015年,书写《郑州楼市》的过程,我像穿过一条长长的遂道,从一个时代进入另一个时代。

我对2015年深刻的感受,始于2015年腊月二十九中午,我从郑州匆匆忙忙赶回豫南老家。父亲老早站在十三香路边小区门口等我。冬日的阳光打在他脸上那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上,他的头发花白且稀疏,父亲老了。吃年夜饭的时候,父亲问我目前在郑州做什么营生,我告诉父亲说:“今年开始写文章,在做一个叫《郑州楼市》的东西。”父亲虽然知道我毕业后干过几个不同行当,但对“写楼市”还是表示疑惑。

父亲说:“放着好好生意不做,咋又舞弄笔杆了。”我知道父亲的不解,不是怀疑我能不能写好文章,而是看不上写文章这个行当。在他的眼里,操笔杆子远没有经商或当官来钱快。

我给父亲说:“你当年为给我上学和准备娶媳妇攒4万块钱,整天省吃俭用,结果自己身体都累夸了,现在一年医药费得两万多,还有当年不舍得喝的泸州老窖,放到了现在也不算啥好酒。攒健康比攒钱重要,酒也不是越放越好,该喝的时候只管喝,你那老思维得与时俱进了。”

父亲叨菜的筷子僵在空中,瞪了我一眼,随即抓起酒杯一口怼了一两多,没再说话。

2015年3月15左右的一天,同学说:“老赵,做楼市这个行当不错啊,天天和开发商打交道,遇到便宜房给我说说,我打算投资一套。”

我一听这话,就有点操了!

我说:“活了三十多年,你还是没活明白,有这散碎银子,不如把你目前住在北环二十一世纪社区的房子卖了,跟你手里余钱合在一起,在好学校附近买个房子,最好是小学和初中都划片上不错学校的房子,这样咱孩9年中小学教育,将会比其他孩每天多睡1小时,这九年身体会比其他孩子要棒,并且多长高2厘米没有问题!天天一门心思掉钱眼里,真没成色!”

我给他核心建议是投资孩子健康,给孩子九年上学更宽裕的时间,比投资一处不确定房子搏取个差价更有价值。但同学最终没有接受我的建议,转身买了南龙湖某楼盘。不得不说,在傻子比骗子多的时代里,真是没招!

今年4月,按照以往惯例,这个月份是新店忙着开业的月份,因为“一年之计在于春”是中国从几千年农耕文明传承下来的智慧。

但2015年的春天,我随处走在街上都能看到很多空置的商铺,门紧锁,大大的招租广告贴在店铺的玻璃门上。我知道前几年商铺售价和租金飙升带来泡沫,市场开始进行无情的清算。这只是开始远没有结束!

2013年,朋友拿着30万定金站在金水万达售楼部门口,征求我建议的一幕幕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朋友说:“金水万达内街二楼,别人因为征信不过关而退出的好房源才26000元/平方,这个位置,这个价格,不是买到就赚到吗?!”

我告诉他,商业地产一定过剩,租金、售价下降不说,很多房子能顺利租出去就已经不错了。

但最后这个朋友最终也没有听我的建议。人往往一念之间,就成为商业地产的泡灰!在郑州商业地产会消灭一部分中产阶级家庭。

2015年5月底,《郑州楼市》一行几人,对南京、上海、杭州房地产进行参观学习,外地优秀项目对我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在跟自己以前老同事吃饭的时候,我把在上海、杭州、南京所见所闻跟郑州房地产项进行比较时,他说:“上海、南京、杭州,那么发达,人家产品肯定优质。”

我说:“经济基础决定我们房地产水平,道理这样,但我们在现在地价基础应该有不错产品面世,但目前郑州优质产品真他妈太少!”

老同事说:“知道差距就行了,但不希望《郑州楼市》把郑州城建的短处和高容积率等房地产痛点写出来,让外面人再次耻笑咱大郑县”。

那晚虽然我多喝两杯,但随后我再没多说什么。

2015年6月份郑州小升初,依然跟2014年一样火爆,五六万名十二、三岁的孩子在考场搏杀的天昏地暗,家长和孩子小升初的理想就是考上名校。

在小升初报考名校热的背后同时又隐藏了社会各界复杂的情绪,有对郑州老教育局长毛杰批评的声音,也有质疑碰击新局长李陶然对购制外地生报考郑州初中名校没有实际性把控。

6月底,我邻居家儿子报上七中国际班,我们在楼下交流了孩子出国到底要不要通过高价国际班出去。哎,总之郑州教育的确非常病态,在病态的教育机制和教育环境下,揪着家长一颗颗惴惴不安的心。

不少人购房是为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教育环境,那家长在郑州如何选学区房?买什么样房子才能让那颗惴惴不安的心,能够稍稍平静呢?

这是一个大问题,我觉得《郑州楼市》应该写点什么,以期给大家更多的资讯,供大家参加。

2015年9月,在郑州做房产三哥移民去了澳州,在临行的时候,我给三哥设宴饯行。退出江湖要远赴异国他乡,那晚三哥多喝了几杯,对我说了很多感慨的话。三哥说:“郑州房地产由于发展太快,真可谓泥沙俱下,很多人对市场对业主太不守规矩,该挣的钱挣了,不该挣的钱也挣。”

最后我听见三哥嘟囔着:“江湖变了,规矩也变了。”然后独自悲怆的下楼走了。

我知道三哥在郑州征战房地产多年,不是没有做过坏事,但他一直还是有底线的,比如“五证齐全才卖楼” “从不用瘦身钢金,黄河面沙”“从来不打业主”等等。

这些底线也许根本不值什么钱,它也远没有绚丽的景观,人车分流,时尚会所等牛逼概念在市场上能促进销售产生溢价,或在公众眼中也不能代表郑州房地产又上了一个新层次,但这却是郑州地产老江湖给地产新流氓最珍贵的遗产。

在人人健忘的当下,郑州房地产界没有教课书,也没有经典案例,三哥已随风而去。

2015年10月,媳妇表弟,想在西区锦艺买写字楼,用于自己开设的钢琴培训班,我当即表示没有购买的必要。

因为那个位置,那个产品,放在郑州的大环境里没有什么价值。此事没过几天,一位做投资的熟人,同样又咨询想以17500元/平方购买金水万达的写字楼。我给的建议是,位置还不错,产品也行,但价格太高,以后建业凯旋广场估计会低于这个价格面市。

最后媳妇表弟购买了锦艺写字楼,做投资的熟人也购买了金水万达中心写字楼!这是写《郑州楼市》人的悲哀和无奈!

2015年11月,驻马店亲戚来郑购房,他是真心出于对知识的尊重,特意向我这位所谓的“楼市”专家请教。我和他做了很多交流,有区域规划;有小区产品设计,物业管理;也有房子周围配套;同时也谈到了街道的历史。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他居然对“街道历史”非常感兴趣。这让我对这位在驻马店的高教生物老师,重新刮目相看。

他最后告诉我:“买郑州的房子,就是想买有点街道历史的区域,那样我和我孩子才能真正和郑州相融。”这是2015年里,我遇到第一个对人文历史感兴趣的购房者,他还是一个外地人。

以往外地人买房,常常跟老郑州人买房理念不同。因为他对郑州区域历史不了解,甚至觉得买个房子跟破街道历史有什么鸟关系。我买房又不是买街道,正如我买猪娃又不是买母猪和猪圈!

驻马店亲戚这次购房经历,让我觉得一个区域或一条街道的历史原来对外地购房也可以产生如此巨大的吸引力!《郑州楼市》应该珍惜郑州60多年的发展史。

2015年11月27日永威今年在北龙湖地王奠基了,取名“上和院”。并在这个时间左右,建业海马九如府也面市了,九如府的售价不算太高,临街房子以22000元/平方入市,有点低于人们对九如府的预期。

国投玖栋、轨道交通颐嘉园、豫农金领九如意、天宇蓝城澜园、正弘等地王项目都将在2016年大规模入市,北龙湖时代拉开序幕!

父亲的善意提醒和关爱,我非常珍惜,只是“从小不太听话”的我,再一次显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事后也为自己的话而后悔。

在我国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发展三十年后,我们经济正进入新常态。功利主义如果还是一统世人三观,我们就没有未来,只有更多人建立“利他心”我们才有希望转型成功。我不伟大,不高尚,但我不想再困在“功利主义”牢笼里,“不功利”也正是《郑州楼市》创立的初心!

我的同学依然还倾心于房产投资,其实在未来房地产走过黄金十年后,房产投资所获浮盈远没有投资者点孩子健康,家人的欢乐重要。这个理只是现在很多人没有明白过来。

还有和开发商打交道也不是意味着一定就和人家一味地融洽关系,没有尊严地“投其所好”,因为《郑州楼市》要坚持客观公正,常常会搞得和地产商关系不融洽,媒体和地产商一脉融洽温存的关系,在《郑州楼市》诞生后其实就结束了。

在内容独立,坚持客观公正,服务好粉丝道路上,《郑州楼市》还任重而道远!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是江湖规矩。

商铺所欠市场的债迟早也是要还的。其核心是因为价格和价值偏离,有人说是电商灭了商铺的神话这话有道理,但不是唯一。或许它仅仅是压在骆驼身上最后一根稻草罢了!随后今年我写了许多关于商铺的稿子。

5月我和我以前同事讨论郑州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发展水平,并且跟南京、上海、杭州进行比较。后来,我还是觉得应该写一篇文章,说说活在郑州有多憋屈!我们现在虽然没有长三角那么发达,起码应该让更多人知道我们房地产为什么落后,我们房地产未来会是朝哪个方向发展,这与外地人是否会耻笑“大郑县”没有任何关系。

我是两个孩子父母,在6月1日那天,正从南京赶往杭州,节日里不能陪伴孩子,做父亲的有点愧疚。

在高速公路服务区我给二儿子买了个“动感小苹果”的玩具,我在车上一直觉得有责任把郑州的中小学研究的再透彻一点,把学区房搞得再明白点,以便让更多父母们买对房子,选对学校。人的一生其实“选择比努力重要”。

三哥去了澳洲开始了新生活。沙滩、大海,没有雾霾的蓝天,干净的食物。我知道绚丽丰富新生活的背后,三哥曾经历着深度的犹豫和徘徊,“一年不薄的利润,江湖人物获得尊重”等,放弃这些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三哥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上还有三哥的传说”这是他多年坚持自己“底线”而收获最好奖赏,于是我把他也记录在《郑州楼市》。

做《郑州楼市》这么久,我的文章对谁产生了影响,改变了谁的买房结果,至今我无从知晓。在浩渺的世界上, 人都仅仅是一颗因风而动的沙子。我在2015年,没有改变媳妇表弟买锦艺写字楼,也没有改变做投资的熟人买金水万达中心写字楼,但我相信,建业凯旋广场十二月特价写字楼团购,其实表明郑州写字楼正进入一个新的买方时代。一个价值和价格正在匹配的新时代,以前那个动不动“用来做地标”“用来提升企业形象的低性价比旧时代”正一去不复返。历史往往就这么狂野甚至残暴的荡涤着旧时代!

驻马店亲戚在郑州购房的经历触动了我,使我在2015记录了金水区一部分区域的历史,也分析了花园路、金水路上房地产巨头背后的江湖故事,我是向亲历者表达敬意,也为一条道路上匆忙的人群表示敬意,人走在这些道路上应该有人文历史可以回味!否则郑州真的只是一片经济的沙漠,人们会浮躁、焦灼、拥挤地在雾霾里悲伤愤怒甚至绝望!

2003年郑东新区开始建设,2010年左右建业联盟新城七期和银河丹堤宣告龙湖南区住宅收尾。郑东新区龙湖南区在随后近五年中没有新楼盘供给,该区域二手房不断升值。正当人们纷纷猜测建业九如府开盘应该约3万/平方米的时候,建业九如府的开盘还是低于市场预期,“历史只有类似,永远不会简单重复。”2016年郑州高端住宅热点会往北龙湖大大集中,这将是一个新的郑州豪宅区。经济下行转型,郑州人购房区域已放眼外地的大背景下,该区域豪宅发展建设也将经历坎坷和风雨!阴晴不定的市场环境中方显真水平!

结语:

2015年我的笔名由主篇Z改成了慕容晏。

这一年我在“闲馆”写下了无数篇《郑州楼市》的文章,如今“闲馆”已关张。那些文章常常带我在一条长长的遂道里穿梭。在没有光亮的时候,它像暗夜里自我燃烧的小虫;在面对强大世事时,它又像螳臂当车的抗争。它给我浊世中索求光明的灵魂带来勇气!

2015即将过去,2016扑面而来!

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刻,我们在向一个时代告别,在向另一个时代渐进!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一个时代的告别,另一个时代的渐进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