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2015年10月4日,华人设计师王弄极,病逝于美国洛杉矶。

郑州楼市平台也曾多次留下王弄极的身影:

【人物】王弄极:全球十大前卫设计建筑师

【亮瞎你】长沙中联重科总部国际经贸广场设计方案图集

瀚海东风第一城:太时尚太梦幻,这设计太炫不敢看。

王弄极的逼格:瀚海出谷和瀚海思念城的高清无码图集

王弄极,1958年3月19日生于台湾台中市,当代美国建筑师。王弄极于1981年获得台湾东海大学建筑学学士,1987年获得美国耶鲁大学环境设计硕士学位。1987年至1993年在Tai Soo Kim Partners工作,1992年创办amphibianArc建筑事务所至今,美国加州注册建筑师。

王弄极在郑州有着极高的知名度,除了他的美国建筑师身份,主要是因为瀚海系众多项目。包括已经建成并使用的瀚海北金,以及以前卫的设计名动郑州、正在建设中的瀚海晴宇和璞丽中心。而瀚海思念城和最初叫瀚海东风第一城,最近易名为瀚海海尚的瀚海商业项目,王弄极也都出过设计方案,并一样惊艳于世。

最初进入到中国市场,王弄极并不被认可。2000年的时候,王弄极发现,他跟当时国内项目的甲方有些不是很合拍,感觉自己的设计对于国内来说,稍微超前了一些。

直到2010年后这种隔阂才稍微好些。“我将设计拿出来,他们就特别兴奋。觉得特和他们的需要”。而受到认可后,包括制造业的产品展示厅以及家具的旗舰店都会找他来做。

王弄极在郑州的真实存在

瀚海北金(已交付)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瀚海晴宇(在建)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璞丽中心(在建)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瀚海思念城(曾负责设计,但最终方案不确定)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瀚海海尚(曾负责设计,但最终方案未知)

最初命名为东风第一城时的设计方案: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后命名为瀚海出谷的设计方案: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王弄极最自豪的作品

王弄极自认最自豪的作品,在已经盖出来的建筑中,是北京天文馆。北京天文馆2001年国际招标,amphibianArc建筑事务所得标,04年底完工。整个外部是一个透明玻璃外壳,进口是三维曲面玻璃幕墙,非常难做,工艺难度非常高。

这个建筑让王弄极在在中国爆得大名,让他获得了2009年中国建国60年建筑创作大奖,2006年詹天佑土木工程大奖,以及2006年美国建筑师协会设计荣誉奖。

北京天文馆新馆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北京天文馆新馆入口处的三维曲面玻璃幕墙

王弄极自我认可的另一个项目,是2005年在石家庄做的综合体万象天成,包含商场和写字楼,这个建筑在商业地产界引起蛮大的反响,国内大的一些商业地产都派人去看这个建筑,“包括万达”,在采访中王弄极特别强调,王弄极认为在国内,甚至在纽约巴黎,你都很少见到这样一个Shoping mall。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万象天成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万象天成

有关于王弄极的认识论以下文字均来自央视对王弄极的采访

设计的思想

我设计出发点不是从形式出发,而是从思想出发。一个重机械公司找我做展厅,因为这是一个才20年的企业,但是已经做到全球排名第八,所以它的展厅就希望表达一种蓬勃和向上,向世界进军更上一层楼精神。我的建筑就是想表达这个东西。我的出发点就是根据这个项目的需要和公司的特性,我不是从我的形式出发,是客户的,这是一个非常大开大合的建筑。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北京红星美凯龙旗舰店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北京红星美凯龙旗舰店内景

另一个是红星美凯龙北京的旗舰店,我觉得家居是讲究时尚,讲究一个家的温暖,所以他的形式就是比较圆融,比较围合的,比较舒服的。但是它又强调一个未来的居住,所以它有一个未来感,他的未来感是那种时尚,颜色非常舒服,一种明亮的,整个建筑就不是大开大合,而是非常的圆融的,所以我是根据甲方的特质,然后掌握这个特质,讲究不管是形式上,还是精神上,跟它一种商业业态上的融合。

什么的设计才是一个好的设计?

建筑说深奥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我给自己的一个标准,什么是好建筑呢?其实就牵扯到建筑的本质,因为建筑是一门艺术,但是它们不是一门纯艺术,是应用艺术,所以应用艺术它有艺术层面,但是它是要用的。所以建筑,它跟一般我们说的房子,或者说一个结构体,有一个很截然的差别。

比如一个厂房,它可以是一个结构体,很好用,但是它没有一个美学上的成就,也没有一个建筑上的成就,所以就不能称作建筑。那同时你讲一个雕刻,它会有一个比例上的美,或者说有寓意上的超越,但是它不能用,所以它也不能称作为建筑。

所以建筑必须是一个能用好用,再加上形式上的一种美学上的成就,两者必须合在一块,才叫做好的建筑。

上海·空间书法别墅,该建筑设计获2013年美国建筑奖。设计以三维书法为主题,从中国传统书法中得到灵感,追求书法中的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主创建筑师王弄极的中华文化底蕴决定了“液体建筑”不仅包括充斥于近代建筑舞台的曲线形体,更包涵了华夏文明中表意文字的逻辑。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建筑师的感性和理性

我的大学是在台湾念的,念的是一个职业教育,但是我到美国研究所去了耶鲁,念的是建筑哲学和理论,那是非常思辨非常用脑的一个东西,跟一些纯粹讲技术,讲一些法规、结构的很不一样。

结果是念哲学的那边是非常理性的,学建筑这边、做设计的话是比较感性的,所以是这样的两个结构。但是做设计的时候呢,我有非常的理性思考的那一面,但同时我又非常讲究手上功夫,怎么样去做造型,怎么样去把一个形状从一个很混沌一个很不清楚的东西,把它发展到一个非常有力的,非常有表达性的一个造型。所以那纯粹就是一个感性的,但是这个形状背后,它都会有一些想法,一些故事,一些理论来支撑它。

建筑理论与艺术灵感的冲撞

我虽然强调说我有自己理论思考这一部分,但不代表你做设计一定要有理论,很多很好的建筑设计师,他其实就是对于他的形式有一个特殊的,他自己一个很直观的掌握。同样有一些建筑师,他有很多理论,但是他未必在形式上有一些什么感觉。我则比较在中间,我自己不觉得我是一个所谓的造型者,我不是一个从造型出发,我很多是从思考出发,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我觉得因为我的理论的关系,它引导我去做造型的时候,跟一般做造型的人不太一样,它给了我一个特别的角度,是能够超过别人的。

太顾及甲方,会不会与自己的理念违和?

这不是一个违和不违和的问题,这是一个老练不老练的问题,你做设计做久了,你就会知道这个尺寸怎么掌握,怎么拿捏分寸,就是能够满足甲方的同时,你再去想一些东西是满足甲方他都没想到的东西,达到一些艺术的成就,这个我觉得是在我们这个年龄的建筑师应该能够达到的一个境界。

建筑灵感的来源

我跟一些建筑师不太一样,因为我觉得我看那些建筑,看的越多的话,我越会受到他们的制约,受他们的影响,我看的越少越好,但是不看又不行,你不可能就闭门造车造出一个惊世之作,不可能。一定跟你整个业界,不管是国内国外国际的,你一定要知道大家再做什么,所以你不能不看,但是我又不想多看。所以杂志我都翻得很快,半只眼睛看到就好了,但是我又不要受他们的影响。所以我没有到很多地方去看,我刻意的不想去看这些东西。也许因为这样,所以我的设计,有一定的独特性和原创性。所以我还是从我的思想和理念出发,然后在形式上我就走出自己的一个特质。

我最崇拜的是安东尼奥·高迪,西班牙的一个建筑大师,20世纪初的。像他的建筑我会仔细去看,因为我不会再去做他的,所以我也不怕会受到他的影响,但是我们在很多想法上,非常的类似。

将文化纳入建筑

建筑它本身是一个文化表现,所以不管是好建筑、不好的建筑、俗气的建筑、雅的建筑,它都某种程度表现了这个社会,这个地区的某一种文化。所以文化的层面在任何一个建筑里面都有,就算很小的一个砖房,也蕴含了某种文化的一个表达。

我们的文化特征是什么,我们现在的这个中国现代建筑,能不能表达现在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的特征。如果说我们要不就是抄袭西方形式的话,但那是表达西方经济文化特征,如果说为了要表达中国的,我们回去抄老祖宗的东西,或者说用一些历史形式的话,那我们表达的是老祖先的那个时候的社会经济特征,我们还是没有表达到中国现在的经济社会特征。

所以怎么样去找到这个东西,但是这个东西不是唯一的,不同的建筑师可以有不同的表达,不同的发现,不同激情的这种表达,那我就是在设法捕捉这个,我也希望有更多建筑师是朝着这样一个想要表达现代中国是什么的目标来做的。

我老是说历史是今天创造的,就像当初老祖宗他们那个时候,我们现在所谓的历史,是当初老祖宗那个时候创造出来的,那我就会想说,以后50年后,我们的子孙回头看我们,说我们这一代给了他们什么,我很怕就交了白卷。

我希望有一群建筑,是中国人自己设计出来,表达现在这个时候的中国人的这个经济文化,还有政治跟社会特征,靠在建筑将历史记载下来。

给自己的使命

中国现在虽然建设的那么蓬勃,有这么多的建筑发生,但是大部分这些建筑都是国外的大师,很多外国建筑师来盖的。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让一个建筑,我们可以说是说属于中国的现代的,它具有西方的一些科技,或一些形式上的东西,但是在将中国好的东西融进去之后,它产生了一个已经是非西方的,有中国的好东西在里面,而且这个是我们中国人自己设计的,独一无二的,是人家没有办法说这是抄袭西方的,我觉得现在中国还没有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这是给我自己的一个使命。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请在开始处按以下格式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微信账号: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世上再无王弄极,思念集团御用设计师王弄极病逝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