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郑州一家美容店的经济收支小循环管窥社会的贫富分化

从郑州一家美容店的经济收支小循环管窥社会的贫富分化

前言:

投资、出口、消费被认为是拉动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总有个限度(铁路/公路/污水处理/城市道路等公共设施及煤炭/钢铁/水泥/冶炼等重化工企业以及房地产投资等总有达到饱和的那一天,实际部分工业已经饱和),出口受国际经济环境影响(如2008年美欧次贷危机就造成了沿海出口类企业的大批量倒闭,且容易引起国际贸易纠纷),只有消费(也就是经常听到的内需)被认为是支持经济的最持久力量。

可问题来了,想消费得有钱啊,没钱怎么消费?都说今年房市一般,很多开发商资金链紧张,可随着城中村的拆迁,数十万的年轻人正被赶出安立三尺身躯的蜗居,他们也想在郑州买套房安稳下来,问题是没钱啊。一方是房屋的大量供给,一方是房屋的大量需求,还有一方是有钱的却有着几套甚至十几套的房产,已无再购房的需求。这就是一个矛盾:市场上的商品供应充足,可想消费的没有钱,有钱的又不愿消费。于是就引出一个话题:贫富两极分化。用经济学衡量就演化成了一个数字,叫基尼系数,系数值越高贫富分化越大,反之则越小越公平。

这里,我想以郑州一家普通的美容店为例,通过其收入、支出的资金流动循环,来管窥财富的初次分配不公,二次分配缺失而造成的社会贫富分化。

在此申明:因本人眼界、学识等能力所限,或许里面有诸多纰漏之处,只是作为一家之言,权且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欢迎拍砖指正。

在开始正文之前,先普及一个经济学术语:基尼系数。

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为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于1922年提出的,定量测定收入分配差异程度(到底如何算的就不赘述了,有些复杂,要想深入了解请百度)。其值在0和1之间。越接近0就表明收入分配越趋向平等,反之,收入分配越是趋向不平等。按照国际一般标准,认为基尼系数低于0.2表示收入过于公平;而0.4是社会分配不平均的警戒线,故基尼系数应保持在0.2~0.4之间,低于0.2社会动力不足;高于0.4,社会不安定。当基尼系数达到0.6时,则表示收入差距悬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我国2014年基尼系数为0.469(民间的数字在0.5以上,或者是两者统计口径有所差异,但不知道二者是否把较难统计的灰色收入统计在内,而灰色收入是造成贫富分化的最大原因),数值虽自2009年后连续6年下降,但已连续十多年都处在0.4的国际警戒线之上。

基本事实概述管中窥豹

为了防止大家对号入座,我尽量把美容店的情况介绍的模糊笼统一些,目的不是为了指责或褒奖,而是反映一种社会/经济现象。

这家美容店开的有一些年份了,顾客相对稳定,月均营业额二十七八万的样子。店里有7个具体做服务的基层美容师,加上店长、讲师(通过讲解,向客户推介项目)等共计10人左右。

这年头,什么都遵循”二八定律”,这家美容店也不例外,店里绝大多数收入来自于十来个大客户,相比其他一次犹豫半天才花个几千元的客户来说,他们出手阔绰,经常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做美容。有几个比较有代表性,之所以说她们有代表性,因为:1.出手阔绰,舍得花钱给自己美容,且掏钱干脆利索;2.定期消费,不像别的客户一年半载的才出个大单子;3.敢于尝试新项目,美容店一推出什么新项目,她们总是积极尝试。

她们其中的一个女士的老公是公务员,是个领导,当然就有些权力,所以经常拿着大把大把的万元丹尼斯购物卡以9折抵充美容费,或者代开数万的汽油发票抵充美容费(自从高压反腐后,购物卡/汽油票几乎没有了);另一个女士的老公是某银行支行的行长,利用职务之便,行长就以亲友的名义在本行贷款,之后再以月2分、2.5分甚至3分的高息放贷给借款企业,获取高额息差(新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这属于违法,且合同无效),所以也有钱;第三个女士的老公是一家中小型制造企业的老板,她在里面负责会计。因操心费神,四十来岁的老公头发花白,显得较为苍老,但这阻挡不了女人爱美的心,甚至更促使她保持年轻的容颜,所以大把的花银子做美容。

美容店每月有着近30万的收入,可支出有那些呢?

基层美容师都是十六七岁到二十出头小姑娘(一般都是高中毕业来自农村,干个几年要么往上提升做个中层管理,要么跳槽或转行,更多的是回去结婚生子,她们的收入当然无法扎根城市),底薪每月1400元,外加手工/销售提成,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7个美容师合计1.5万左右;店长/讲师算中层,底薪加提成月均收入五六千块,一月支出近2万;因房子租的年头早,期间也就没怎么涨,月租金不到3万;公司给美容师租了三室两厅的房子作为宿舍,每月3000元,后房租涨到3500元,可老板不愿承担多出的费用,不得已美容师们又分担了500元的租金;往年,公司对转正后的员工缴纳养老保险/工伤保险等(不缴纳医疗险和生育险,虽然《劳动法》要求用人企业必须缴纳五险)。今年的政策是五险须捆绑缴纳,不能分开,要么都缴要么都不缴,这无疑会增加企业的成本,所以对新增的医疗险和生育险中即使是公司应承担的部分也要从员工工资里扣除。再加上水电费,日常美容物料消耗及税费负担等,共计花掉收入的约1/3,也就是8万元左右。所以,美容店老板从这个店上每个月有近20万的收入。她拿这些钱去开新店,或做别的投资;疏通税务/工商/卫生等部门的关系;其次是供佛,每到佛教的重大节日,都要捐款烧香,还时不时的买些鱼/老鳖/王八的去东区如意湖放生。

从美容店的收入看:谁在创造财富?

美容店收入的直接创造者无疑是美容师,她们通过给顾客做美容服务带来了收入,当然他们的工作也最辛苦。但老板和中层管理者虽不直接创造财富,但他们提供/维护了一个直接创造财富的平台:老板通过筹措资金,运筹管理,承担了较大的风险开了一个店,提供了创造财富的平台,并解决了员工的就业;中层管理者通过管理协调,让平台日常经营更加顺畅,也有助于创造财富。

可往前追溯至顾客的收入来看,他们的收入则未必来自于财富的直接创造。企业家妻子的美容费用最终来自于工厂生产工人的财富创造,不过还好,因为她老公承担了筹措资金/经营管理等方面的风险,并提供了社会就业,高回报也可以理解。可公务员妻子的美容费来自于购物卡和汽油发票的报销,最终的买单者是行贿者和缴税的平头百姓(公务开支的来源是财政,财政收入的绝大多数来源是税收),行长妻子的美容费来自于贷取银行资金去进行民间借贷赚取高额息差,买单者还是企业,最终来源自直接创造财富的一线员工,他们是利用职务便利获取灰色财富,并不创造而是直接分配着别人的财富。

从基层美容师进而延伸到工厂工人、建筑工人、种地农民等一线生产者,我们吃的粮食蔬菜,用的家用电器,住的房子,走的桥梁道路,几乎都是他们生产的,是他们直接创造了物质财富。

他们虽然是财富的直接创造者,现实中你也会发现,他们却是经济上的弱势群体,一般是社会阶层中收入比较低的那部分人。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创造财富和分配财富是两回事。

从美容店的支出看:谁在分配财富?

从上面的事实概述中,我们知道直接创造财富的基层美容师工资整体支出占到美容店整体收入的不到6%,而单人工资支出只占到美容店整体收入的不到1%;美容店整体收入的60%以上归老板所有,我们甚至考虑到老板开店的前期投入及一些不确定的成本(其实美容店是充卡预付费制度),那也得有收入的50%归老板所有。老板虽分配了绝大多数的财富,可她并不愿承担过多的责任(本来员工是包住的,按理应老板承担宿舍上涨的500元,实际却由美容师分担),甚至连本应该她承担的责任也不承担,如《劳动法》规定的员工医疗险和生育险中本应由企业承担的部分竟然也让员工出。如果因为企业创业初期,负债经营,尚不能达到营收平衡也可理解,问题是美容店盈利还不错,并且老板还信佛,当然不是在家里信,是要花钱的,要供佛,要捐赠,要放生。她宁肯花钱去拜一个飘忽不见的”死人”佛(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向佛之人切莫介意),也不愿给自己日日辛苦赚钱的”活佛”员工提高些收入。或许我不是老板,所以理解不了她的做法;也或许是我没有她那种做法,所以才成不了老板。或许能说得过去的解释是:她分配了过多的财富,当然也有恻隐之心,有所愧疚,试图通过花钱拜佛的方式来寻求内心的平衡和安慰。

所以说创造财富和分配财富是两回事,农民、工人、基层服务人员直接创造着财富,但他们并没有分配多少财富,你看有多少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制造工人和基层服务人员在城里买房了呢?甚至会出现随着房租/吃穿等日常消费的增幅高于他们收入的增幅,因购买力下降而造成收入的实际减少。

通过劳动获得的收入(俗称工资)被称为财富的初次分配,因资本方(老板)和劳务方(员工)的天然强弱势地位,初次分配不公平很常见。这就需要国家税收(个人所得税/遗产税/房产税等)/财政(各类补贴,如住房/食品等)等二次分配来调节,可案例中没有(当然可以申请劳动仲裁,但费时费力,当然员工也别想再干下去了,且对老板处罚力度不够)。于是,财富越来越往有钱人手里集中。

了解财富的创造和分配,给我们那些启发?管中窥豹

一、要想富裕就得尽可能多的分配财富。

可以通过创造财富获得相应的财富分配,这当然是我们推崇的,如发明创造、技术改进、流程优化、销售提成等等;另外还可以通过零和游戏的财富转移实现财富分配,如炒股票,你赚的当然就是别人赔的;担保理财,最后接棒者成了冤大头,但之前抽身的人/吃息差的业务员却赚了钱;炒期货,财富的零和游戏转移(期货当然有用,对生产型企业来说可以通过套期保值提前锁定成本);甚至赌博等等。有朋友感慨:国家年年宣布GDP增长了7%以上,甚至百分之十几,怎么自己感觉不到呢,是不是虚假数据?数据或许不完全真实,但趋势没错。你没感觉到,是因为增长的那部分没有分配到你这。

二、在目前我国税收/财政等二次分配调节不完善的情况下,劳动分配的财富有限,反而资本(钱或生产资料)分配的财富更多。

像案例中的基层美容师就赚的很少,可有资本投入的老板则赚的很多。再具体来说,如果你有100万,通过民间放贷一年赚18万(月息1分5)很容易,可要通过工作一年赚18万估计一般人达不到。你有个企业或有资本做个生意,一年或许赚不少钱,但通过工作每年赚的钱则较为固定。所以就是”人不值钱  资本值钱”(或许随着人口红利结束会有所改变),给我们的启示是得占有一些资源(房子/股票/土地/字画/玉器等),以期在财富的分配中更为有利。

三、应该持有有增值/泡沫潜质的资产。

如果10年前你在郑州买一套房子,现在大概得有5倍左右的收益,身边不乏这样因当时东拼西凑买了房子的人,进而由屌丝成功逆袭成中产的大量成功案例。当然,房价的过快上涨对整个社会经济有负面作用:它会让底层的人进入城市的门槛越来越高,进而阻碍了社会阶层流动;百姓成为房奴,抑止其他方面的消费。先前买房的人通过出售房产获取一笔不菲的收入,此时房产也就成了财富转移分配的一个媒介。历史经验表明,具有增值/泡沫潜质的资产有房产、股票、艺术品、玉石黄金等,所以在合适的时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持有以上资产或许是财富增长甚至保持目前财富不贬值的一个较优途径。

后记:

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如何造成的,会产生哪些影响以及如何解决等,每一个问题都可以单独成文,甚至可以作为一个学术课题来研究,当然,那更多的是社会学家/经济学家要研究的事情。但作为凡夫俗子的平头百姓,通过一些经济现象了解一些经济规律,进而实践经济上的独立,虽达不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目的,但过好自己的日子,不成为社会/他人的负担本身也是一种贡献。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请在开始处按以下格式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微信账号:zzloushi】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关注本公众微信号(搜索 zzloushi 或 郑州楼市)获取更多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从郑州一家美容店的经济收支小循环管窥社会的贫富分化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