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过年了,无论你是漂泊异乡为生活奔波,还是不远千里回家团圆,郑州楼市将会一如既往陪伴在你的身边,只是春年前后,我们会暂且放下楼市,回归生活,用我们温暖的笔触陪伴你走过这一段难得的慢时光。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前言:

由于多年受困贫穷,营养不良,孙静怀孕七个月的孩子因先天性十二指肠狭窄被迫选择人工流产。毕业后七年她一直是郑东新区CBD外环一家小公司内勤。手术当天,家里仅有900元钱。

对于这位心地单纯、开朗、乐观的女孩来说,蜗居在花园路刘庄是出生以来最郁闷的时期,她不仅受困于刘庄这间北向阴冷、昏暗的20平方米出租屋,更受困于家庭琐事和生活压力。而更根本的郁闷来自三个地方,老公毕业七年事业发展不顺;白天郑东新区的喧哗与夜晚回到刘庄的落没形成强烈对比;还有她和老公出身农二代扛着农村一家子寄托而永远无法摆脱的命运。

1孙静感到不祥的早上

这天是12月10日,早上4点,居住在花园路刘庄中街15号一楼卖包子的老刘就打开了黑色大铁门。睡在5楼的孙静在铁门的咣当声中,依稀梦见肚子里的宝宝喊他:“妈妈……”。在梦中,孙静抚摸着孩子的小手,她感受到真切的幸福!但随即,婴儿胎动越来越大,孙静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慌,让她从幸福与美好瞬间变得害怕起来。因为怀孕以来宝宝从来没有这么猛烈的胎动。

孙静惊醒后,透过厨房窗户看了看微明的天色,心里堵得难受,她想给远在湖北宜昌出差的老公打个电话,看看离老公起床时间还早,就放弃了。孙静在仅有不到10平方的卧室兼客厅的屋子里来回地走着,看看宝宝是不是因为自己躺在床上而不舒服,形成的猛烈胎动,孙静又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宝宝的胎动并没有太多缓和。

孙静翻开孕产妇保健手册,离体检的时间还差一天,她决定不再等了,今天就去提前检查一下。

早上7点半,孙静在老刘的包子摊花了2块钱买了俩韭菜包子,在村头又花1.5元买了一杯半温的豆浆,站在花园路边等公交车。打包的早餐是打算一会儿体检完给自己和宝宝补充营养的,3-4元一顿的早餐是孙静怀孕七个月来一直持续的生活水平。晚餐基本是8-12元左右,刘庄的烧饼摊,麻辣烫手推车边,她都是常客。10平方米出租屋里虽然有厨房,但老公经常不在家,忙活了一天的她几乎没有一点做饭的心情。

公交车上人挤人,她在去金水路金桥宾馆旁郑州市妇幼保健医院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里,没有座位,也没有人给她让位。腿肿,脚肿的孕妇综合症让她感到很疲惫!拖着笨重的身躯,迈着企鹅一样蹒跚的步伐,她来到二楼。

孙静的居所↓↓↓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孙静经常光顾的街边小吃↓↓↓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2孩子生还是不生

12月10日上午9:50才轮到孙静做四维彩超,在医院走廊想起两个韭菜包子和这杯豆浆时,已经是十点半了,孙静用手摸了摸了已经冰凉的包子和豆浆,这才意识到她早晨的决定是错误的,也为白白浪费3.5元而遗憾。

拿检查结果时,医生告诉孙静,检测结果显示七个月零十五天的胎儿十二指肠发育不好,并且孩子如果生下来,必须在生下三天内婴儿尚未进食的情况下马上手术,手术同时可能产生其他并发症,并且对手术要求极高,费用需准备10万-80万。

怎么离开医院的,孙静记得不太清楚了。11:40,一楼卖包子的老刘,骑三轮车从陈寨蔬菜批发市场正好也回到家,他见孙静脸色发黄,眼睛红润,手里攥着白色小米手机,目光呆滞,老刘问了三声“妞,咋了?”

以往都笑着朝他打招呼的孙静,头也没回蹒跚地上楼了。

孙静老公海涛是第二天从宜昌赶回来,海涛带孙静又去省妇幼保健医院花了280元做了一次四维彩超,医生看着片子后给孙静和海涛做出的分析跟市妇幼基本一致。

不生?这个孩子饱含了孙静这二百多天做妈妈以来对宝宝最切肤的情感,这种情感是做为女性最原始,做为妈妈又是最温暖的爱。

生?家里全部余粮也只有900多元,如何应付10万-80万高额医疗费用,并且对一个刚出来三天内孩子实施手术,风险太高!

3海涛孙静在郑州的挣扎

孙静和海涛最后没有留下孩子,海涛从护士手中接过推车时,腿像被截断了一节僵在那里,很难相信自己已经失去什么。

85年出生的海涛,比孙静大一岁。08年驻马店遂平的海涛和许昌鄢陵的孙静毕业于郑州同一学校,毕业后海涛的第一份工作在兽药公司做销售,2009年全国爆发瘦肉精事件后,海涛离职。后来在培训公司做拓展训练教练,2011年和几个同事合伙做拓展训练公司,一年后公司解散时,海涛分摊了两万元的债务。

在2012-2013年一边挂靠有些拓展训练公司接点活,一边还债。2014年父亲生病海涛又花了1万多元,这些年海涛没有给孙静上交什么钱,甚至有时外出接活还得伸手向孙静求援。

这次海涛远赴湖北宜昌做一家俱卖场的拓展和魔训,对方总共给了他们三个教练1.8万费用,但负责人拉他们三个教练晚上去夜总会唱歌,每个晚上消费5000多元,共去了两次,费用都是他们三个出,这样一周下来,估计海涛也分不了几个钱。

有一单没一单的干着,是海涛在郑州打拼几年后目前真实的生活状态。海涛一直觉得钱不是攒出来的,人生需要的是机遇,是爆发点,多年的坚持和默默无闻或许只需要一两个爆发的机会。

海涛同一班的同学,四年前也是刘庄一租客,2010年在担保公司干了一年多就开上了凯迪拉克,来刘庄看他时,车特意开进了刘庄。但从2012年就失去了联系。

毕业后远去深圳的班长,也是在深圳抓住机会买了房,其他大部分同学留在郑州和他的人生状态没有太大差异。

孙静毕业后进入这家公司入职工资是1800元/月,2010年涨到2200元/月,2013年涨到2500元/月,2014年3000元/月。

孙静每月固定支出:

房租目前550元/月,

水电费50元/月,

电话费80元/月,

一日三餐600元/月,

生活用品200元/月,

交通费用100元/月,

人际交际费300元/月,

服装和化妆品支出200元/月,

其他:120元,

合计2200元月。

2010年前她的收入仅仅够顾住自己,偶尔贴补海涛几百元,从2013年到2015年孙静省吃俭用攒下了15000元,2015年春节在老家弟弟结婚,孙静出了5000元,2015年怀孕,做各种检查,有时打车以及在双十一给未出生的宝宝花了1000多买了童车、衣服、奶瓶等,孙静手里只剩下900元,这900元钱是孙静和海涛在郑州毕业七年的全部积蓄!

4农二代留郑的思考

海涛说:“毕业后发现郑州和老家驻马店遂平差异太大了。郑州是城市,城市是人,人多了什么角色都有,什么情况也会出,凡是你突然能想到的事,城里都可能发生。”

或许这是海涛认为在郑州打拼随时可能会有奇迹和人生爆发点出现的深层思想根源。

长久以来,我们常常习惯认为农村出来孩子,留郑会后更踏实,其实这是错误的,踏实与否,更多是一种性格和自身家庭氛围的影响,与是不是从农村出来没有太大关系。

孙静说:“十二年前,我清楚记得站在许昌鄢陵大马乡311国道的公路边,父亲帮我把铺盖和一个小箱子搬上了车,叮咛这样,叮咛那样。我就坐车走了,车开出了大马乡,我望了望我生活了18年的鄢陵山水,眼里滚落一颗泪花。这一去,结束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结束了我的农民生涯。我满怀着从此踏入幸福之门的心情到郑州这个陌生的城市去。但11年过去了后,我才明白,忧伤和烦恼在我离开鄢陵的那一时起就伴随我了,我没有摆脱苦难,人生的苦难是永远和生命相关的,而回想起在鄢陵大马乡下读小学中学那段时光,日子变得是那么透明和快乐……”

农二代很多留在郑州,常常还得帮助老家弟弟妹妹们上学,结婚,还要顾及年迈父母或爷爷奶奶的身体,老家人来郑看病办事往往也要投入时间精力或拿钱陪着一起,同时也增加了他们的负担。

在这个时代里,我们必须现实的接受寒门出伟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5大学毕业生失落的青春

12月22日下午5点,《郑州楼市》来到孙静位于花园路刘庄出租房,这栋楼一楼3个房间其他楼层每层5个,共计8层。房东已不在此居住。一栋楼可用于出租房间共计38间,二楼房间最贵,标间是600元/月,其他房间从520元/月-600元/月不等。房东收入约2万/月。

楼道光线昏淡,有的房客把鞋放在楼道里,有的则把破旧家俱放在楼道里,一系列的脏乱差都向外界发出了强烈的信息,这里居住的都是中低收入者。

孙静戴着帽子,偎着厚厚的被子斜靠在床头,海涛连忙招呼我进屋。屋里仅有的一把椅子上堆满衣服,我也只有坐在床边。

在这间10平方左右的房间里,没有客厅。卧室连着一个带窗户的小厨房,厨房里的餐具落满灰尘,明显是很久没有使用的样子,另一个房间是卫生间,也带窗户,而卧室则没有窗户。透过厨房窗户几乎可以伸手摸到对面楼的窗户,为了安全房东装了防盗网,居住在这种“握手楼”,光线和通风的确是一种奢求!

房间里只有两样家用电器,“小太阳”电暖气和“新飞”牌显像管21英寸电视。“小太阳”发出炽热的光,烤得孙静的脸发红。

海涛对未来的规划是这样:

1、从拓展训练要往市场营销策划上转型,他觉得拓展训练越做越难做,而市场营销策划前景更光明些。

2、人生不是靠攒钱和精打细算发展起来的,他需要像在担保公司开车凯迪拉克汽车的同学一样,需要拼搏并抓住人生爆点。

3、未来一定要买房子,今年没有抓住像文化北路“麟起城”那样机会,实在太可惜了,他需要先买个首付分期小房子,给孙静一个家,给未来的孩子一个家!如果让孩子在杂乱的都市村庄里长大,他会觉得很内疚!

4、生活在驻马店遂平农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还是他的牵挂,家里需要他的时候,他还是要帮助家人,他自己的小家庭与大家庭产生冲突时,他会选择曾经生他养他的大家庭。“如果父母在老家借不到钱,他会在郑州借”。

孙静对未来的规划是这样的:

1、12月25号回许昌鄢陵老家休养到元月中旬,她已经请假,公司同意了,但老板没有说这期间工资还发不发,她这样流产其实跟产假没有什么区别,但孩子没生出来,不知道公司会不会按产假对待。

2、继续在这家公司干下去,她喜欢东区的繁华,她觉得东区像个大城市,这会给她带来拼搏和奋斗的动力。

3、孩子没能保住,孙静觉得这与她住的环境差和吃的差有很大关系,但她没有能力改变,海涛也没有能力改变。

4、嫁给海涛虽然生活贫困,压力大,但她不后悔。

孙静毕业七年其实只是郑州每年留郑州十多万大学毕业生中收入中等的一个。

海涛的七年奋斗不算成功,他的情况在每年留郑州十多万大学毕业也非个案。有想法,希望抓住人生“爆点”,缺乏脚踏实地的精神。

1917年7月胡适在“少年中国学会”演讲时曾提到三种人生观是青年的仇敌。

第一种是:醉生梦死的无意识生活

第二种是:退缩的人生观

第三种是:野心的投机主义

近一百年过去了,看来这三种错误人生观依然没有失去市场!

买房与否不是衡量毕业留在郑州是否成功的标志,但毕业七年,尤其在生孩养孩的重要时期,需要有个舒适环境安排这些人生大事。

结语:

孙静休假的工资到底发还是不发,如果发可以发多少?

海涛毕业后闯荡郑州,有想法,也有干劲,但好高骛远,常幻想一夜爆富,会走捷径,谁来教育?谁来引导?

每年留郑十多万毕业生,有多少人在青春岁月里迷失梦想,如何拯救他们失落的青春?

你?我?他?社会?国家?

我们是不是不能一味冷漠的坐在道德的山头,只是滚下几块道德的石头,那样无益于这个社会。

人人伸出关爱的双手,如刘庄一楼卖包子的老刘,哪怕是一句问候,郑州会多一些温暖,少一些冷落!

我把给孙静准备的钱放在床头柜,向她告别,海涛非要拉住我,留我在刘庄吃火锅,我最后还是拒绝了,和孙静的老师卢静趁着夜色离开了刘庄。感谢卢静老师在学生毕业后,一直关爱学生,《郑州楼市》要做的也不仅只是用文字记录下这个时代的伤痛。

我和海涛有个约定,随后单独跟他交流关于市场营销与策划所需的知识储备和他分享自己多年的工作感悟,真心希望他梦想实现。

我和卢静、孙静也有个约定,等她从鄢陵老家回来一起吃饭聊聊,希望她健康平安!

不久刘庄要拆迁,这个即将消失的村庄,会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它曾伴随了很多人迷失的青春。《郑州楼市》将永远无法忘记和孙静、海涛留在刘庄寒冷冬日里的友谊之光!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郑州楼市:【订阅号】zzloushi 【网址】www.zzls.com 【勾搭微信】8837139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在郑州,迷失于都市村庄的青春梦想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