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恩仇录:我是如何以一篇稿子将郑州楼市写倒闭的?

江湖恩仇录:我是如何以一篇稿子将郑州楼市写倒闭的?

江湖恩仇录:我是如何以一篇稿子将郑州楼市写倒闭的?

今天我要说一说这一年来的几件事。一年,365天。在白驹过隙的人生中只是一点留存,但是对于有些人却又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我要说的这两个故事,一个让郑州楼市差点死掉,另一个让郑州楼市差点上法庭。而这些,都是由我一手造成。

所以,我这一年的经历可谓丰富,超过了我将近30年生命中的任何一年。钱锺书说,读书人最大的益处,是可以看透人性的复杂。如此说来,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读书太少,因为这一年经历的所有故事,都印证了我见识的浅薄。所以才会给郑州楼市带来如此劫难。

如今,尘埃依然飞舞,郑州楼市也一直在风雨飘摇中踽踽独行。但是2015年悄然远去,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对这些做个总结!

点击查阅:CBD大玉米”炮灰”调查:空租率超过50%/公司大批撤出/5万多1平的地标怎么了?

因文章发出后不能修改,原文中有几处错误更正一下:

27层的华夏美术馆也是艺术+金融,31层是来自驻马店的国润集团,6层的中寰创世是策划咨询行业,5楼亿诺旗下应为启乘汽车广场。文章描述租金时“4元/平米/天”部分笔误为“4元/平米/月”,请大家阅读时以此为准。

这第一个故事,正是引起极大风波的大玉米事件,也是我最不愿提起的一个。放到今天,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愿意接受这样一个选题,并花费巨大的心力做出。

4月份大玉米的稿件发布后,我收获了众多的赞誉,但也同时不得不努力抵抗那些压得人窒息的诋毁。假如这诋毁是针对我一人,则我坦然受之,因为有稿件可以证明一切。但是,他们针对的却是郑州楼市。

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不得不在惊慌中度过。我害怕第二天早上起来时,郑州楼市已经不存在。假如因为我一篇稿件让郑州楼市终结,则我至少在太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心安。因为我见证了创业者的艰难,也见证了创业者的情怀对这个城市的意义。

当时我不懂,这本是一篇常规稿件,轻易的可见于任何一家以深度调查著称的杂志或者是报纸。为何最终却被他们将矛头刻意引向对抗这个城市,并最终会被上纲上线。

他们真的很聪明,知道事实难辨,在稿子中找不出缺陷,但是至少可以在意识形态上对郑州楼市进行致命打击。

但最让我吃惊的是,不断地攻击我们,带来最大伤害的却是来自于传统媒体的同行。我原本以为,对于稿件操作,他们对这些本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用了同行这个词,也许有些不准确,郑州楼市只是一个依附于微信平台上公众号,而我只是郑州楼市的写作者之一。郑州楼市没有无冕之王的光环,我也从来都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但是这件事让我知道了一些所谓媒体行业前辈并不值得尊敬,一些同行也并不值得尊敬。我见识了他们的机智和攻击手段,如今想来也觉得后背发凉。

尽管这些招数在历史书中大概都可以找到先例,并且在三十多年前曾经盛行一时,但是到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你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有多荒谬。

事实可以用证据直接来证明,但意识不能。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很爱这个城市/我只是不希望更多的人投资失败/我有悲悯心,他们是不会愿意看到这些的。所以自始至终,在山雨欲来,风波最为紧张的时候,我作为写作者却没有分辨一句话。

但是,我可以沉默,郑州楼市却不能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于是我们发布了这样一篇稿件:郑州楼市写给自己的墓志铭:致一直以来想灭掉我们的朋友们!

原本,我们决定直面回击,最后,我们选择了平静回复。

在风波期间,一次开车经过CBD外环,米公子忽然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你可以写个选题,名字就叫做“我是怎样以一篇文章写死郑州楼市的?”,我听到这句话时差点掉下泪来。我知道米公子是一如既往的跟我开玩笑,想以此来打消我的压力,但是难过却汹涌而来。

我也从来没有和旁人聊过这件事,很多人也并不知道这是我写的。因为我总觉得风波总会过去,而我只是一个无关轻重的小人物,人们早晚会遗忘这件事。

这个稿子的起因如此简单,就是近几年来郑州商业地产和写字楼投资泡沫的盛行。而市场已经对那些先行者进行了验证,比如说与二七万达一路之隔的有着40万方体量的升龙商业中心,以及最高单价近6万/平的千玺广场写字楼。

那个时候我是傻的,因为对于那些人,我本不用在意,只要知道自己以后下笔要更加谨慎精准就好。但从来都是我把人事想得过于无争了,也把用心写作一篇稿子这件事想的太单纯。有时候,你自认为无争,却已经在无声中触到了他人。

之后数月我曾经不敢下笔,只愿写些风花雪月的故事,我太爱郑州楼市这个平台,无法原谅因为自己原因给它带来的任何伤害。

但是时间过去愈久我却看得越清,隐忍着苦熬过去并不是该有的选择,正如气急败坏的人身攻击同样不可取一样。与恶龙缠斗太久,将成为恶龙;凝视深渊久,深渊必将回以凝视。

此刻,我第一次写下关于这件事,因为对于我个人来说,旧事总该有个了结。

2016年,一切都是新的,包括信心和勇气,以及持久愈固的信念。

现在到第二件事了。

6月17日,郑州楼市发布了一篇关于业主驱逐物业公司的稿子。但就事件本身来说,这本是物业合约到期后,物业公司经过周密计划,自导自演的物业费涨价事件,业主不同意涨价物业就不再续约。

但不料业主通过严谨的入户调查,不但最终否决了物业费涨价,并提出解除与当时物业的续约与合作,并高票选择了另一家物业公司,以戏剧性的情节扭转完成突变。

这时物业公司反而着急了,这时他们本已被解雇,最终只能坚持不走,业主便也无计可施。这是能在郑州的住宅物业史上留下独特一页的事件。

点击查阅:绿地老街三期物业乱相:永绿走了又来,建业欲来不成,业委会临阵解散

原文中有几处错误更正一下:

文中“撤离乱象”部分,说三期电梯“全部停运‘,有误,应改为“部分电梯停运”;

文中业委会主任辞职时间应为“6月5日”,“6月8日”有误。

我去小区实地探访是在6月13日下午,令人诧异的是,我所接触到的业主对物业的提防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在聊天的时候,一旦有物业的人接近,业主就立即放低了声音,不出声,沉默,直到物业的人走远了,方才继续诉说。数次之后,连我自己都跟着紧张了起来,仿佛我们正在密谋一件很隐秘的事,而旁边正有人在窥探。

最后我们在一个小茶馆里完成了这次采访。

在稿件发布的第二天,忽然有一群人找到了办公室,三言两语之下,我已知道他们正是物业的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删稿。

在会议室里,我望着这群穿着白衬衣的人,他们是这样的气势汹汹,我吃惊于他们竟然有着明确的分工,谁录音、谁拍照,谁主说,一切都有充分的安排。

稿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找不到漏洞,而最终他们的理由苍白到质问我们到底有没有采访权?而这本是在大玉米事件中就已经被讨论到烂俗的问题。

我至今记得那个中年男人宏大嘹亮的嗓门声,心里想着他不是一个好的相声演员。我看过一篇文章,在相声演员中,一些弱者只能靠大嗓门来弥补自身能力的不足,仿佛嗓门大就是说的好,而事实却正好相反,这也是郭德纲和姜昆的区别。

江湖恩仇录:我是如何以一篇稿子将郑州楼市写倒闭的?

图为现场(图片已做模糊处理)

米公子当场提出两点:1、如果认为我们所说不是事实,请给出证据,我们会一一核实,查证后回复。2、我们愿意承担稿件带来的一切法律责任。

我们提出所有的质疑都可以走法律途径,可以起诉我们。我看到中年男人忽然楞了一下,呆住了。起诉应该是他最后的杀手锏,没想到我们会主动提出,他反而有些乱了阵脚。最终,他说他们正想这样做,给我们一天的时间,如果再不删稿,第三天就等着法院的传票。

起诉我们并不怕,我们甚至考虑过,找更多的媒体来进行公开报道,因为单靠郑州楼市的力量实在是薄弱,而舆论的力量也许真的能帮到业主,能让按法律规定已被解雇的物业撤出。

但让我吃惊,并难以理解的是,最终的问题却来自于那些业主。因为起诉需要有业主出庭,我给所有能联系的业主打电话,告知他们这件事,我听到了电话里他们支支吾吾的声音。之后再联系,已无人再接电话。

我们等了整整一天,业主们却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我惊呆了,心一直往下沉。就在前几日,他们尚在我面前义愤填膺,如今,却已是换了一种光景。

我清楚的记得第二天就是端午节假期。那天晚上,我、米公子、禹佩璇三人坐在办公室一直等到了晚上九点多。窗外灯光璀璨,这本是个美好的夜晚,所有的人应该都在商议着第二天的出行。我站在玻璃窗前看到马路上的车水马龙,远处的大玉米在夜空里发出橘黄色的光,夜幕之下的一切都是这样的安静温暖。

与物业约定的24小时到了,对方来电,我们拒绝删稿,对方回复:那你们就等着传票吧。

人心已远,灯光依旧。

那天我没有吃晚饭,但是感觉胃里却是满的,只觉得想笑一笑……

安慰人的时候,有一句万金油的话,“一切都会过去的”!

真的是哈,一切都会过去的。大玉米闹得那么凶,不也过去了吗?那个穿白衬衣的人那样气势汹汹,不也过去了吗?

而我还可以做在这里写稿子,这就是最大的胜利。

正如同你所料,物业最终并没有起诉我们,我们也没有等到迟迟不来的传票。而最终,业主们也没有再接听电话,当然更不会给我们打过来。

这就是一年来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件事。它们加深了我对于社会的认识,也加深了我对于人的认识。它们是吾之甘露,亦是吾之苦酒。

而2015年已经过去了,下一个新年,又将会遇到哪些波澜壮阔的故事,我对此充满了期待!

假如问我2016年有什么新年愿望?那么,我想说的是,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2016年12月31日,我希望可以一如既往的给粉丝们写2017年新年贺词!

因为,这样至少证明,郑州楼市依然存在,而我也还是十一侠!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郑州楼市:【订阅号】zzloushi 【网址】www.zzls.com 【勾搭微信】8837139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江湖恩仇录:我是如何以一篇稿子将郑州楼市写倒闭的?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