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万科VS宝能背后的布控大局

在古代华夏,那个时候我们祖先的地盘还仅限于黄河中下游流域的一小部分,南北东西则被一群外族人占据,并在典籍中发明了专指的四大称谓,南蛮、北狄、西戎、东夷。

很显然,祖先们是看不上这些外族人的,在祖先们的眼里,这些都是不能称得上真正人类的次种人——野蛮人。

但是后来,这些野蛮人却都成为了我们的祖先的一部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清谁是谁!

时间的河流慢慢前进,我们发现在历史书中,时常会出现那些被称为异族人的野蛮人,慢慢却成为我们自己人案例。当然,在成为自己人的过程中,难免是要打打杀杀的,血流成河甚至比80后在童年时吃顿饺子还容易。然后,历史学家们说,中华民族就是不断的民族融合而来的。

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一直有个疑惑迟迟无法解开,既然先人们的敌人早晚会成为自己人,为何还要打打杀杀。这样岂不是很傻。伟大的毛主席在《矛盾论•矛盾的特殊性》中说:“或者叫做只看见局部,不看见全体,只看见树木,不看见森林。”

后来随着智识的增长,我终于知道,傻傻的原来是我自己。先知们据说是可以预见人类的未来的,但是可惜的是至今我也没有见过先知,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功成名就,引为人生一大憾事!

不过显然万科也是没有见过的!不然我们也不会有机会看到今日宝能欲蛇吞万科的轩然大波。

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纵和横两条线,对于房地产来说,横线就是整个房地产的大环境,纵线则为万科或者恒大或者绿地等单个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情况。

而房地产行业的纵线,就是地产股股价长期低迷,不但大幅度提高了公司的股权融资成本,也给股东带来巨大的利益损失;对于一些控股权地位不牢靠的上市地产股,还会遭到外来资本觊觎。

而对于横线来说,这些地产大佬们并没有重视这些风险,或者是无暇顾及。市场静止的时候一切安好,这个空隙一旦被资本者抓住,那正是地产大佬们欲哭无泪之时。

虽然我们的主角是万科,但是我们现在且不说万科,我们说的招保万金中的另一个大佬——金地。

金地集团是A股地产股中股权最为分散的,这也是不说万科而说金地的另一个原因。大股东深圳福田投资仅仅持股7.85%。金地集团早年被称为“小万科”,截至2013年三季度末,账上有大约2000万平米的土地储备,外加账上187亿元的现金。但尽管如此,金地的市值却只有区区280亿元。金地公司的股票被严重低估。

外来资本只要花不到30亿元的代价,就可以控制金地集团。而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并达到控股的目的,并不是一件难事。宝能剑指万科,操作手法也正是如此。但是30亿元对于金地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烽烟终于在2014年燃烧起来。险资生命人寿和险资安邦系共同举牌金地集团。几轮下来,金地大股东富田投资被轻易取代,最终金地集团被险资掌控。

论者说,大股东生命人寿完全可以清盘金地,这不仅回报率是最高,也是最为理想的结果。这个清盘并不是破产那种清盘,而是停止购买土地,同时把现有的土地储备,全部开发销售出去,并把资金全部归还给投资者——这对于现管理层而言是一个灾难。

但万幸的是生命人寿并没有打算如此操作。

做新闻的讲究一个上帝视角,站在云端看世间的一切,然后才可以看清故事的真正面目,讲究的是全面观。而现在,我们也要换个思路,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这些故事,讲究的是大局观,是事件背后的深层意义。

假如万科和金地们能够在早期就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未来,能够不只是一意花巨资挤到争地行列,却没有意识到可以动用小部分购地资金(仅仅是30亿元罢了)去回购自己公司的股份,甚至去收购其他地产股来代替增加土地储备。那么今日的一切似乎都可避免。

现在,终于轮到了万科。

而最令人差异的是,这次完全是一个密谋已久的蛇吞象!

一切都是在隐秘中进行……

公开资料性显示,从今年1月起,宝能系开始买入万科A,到8月26日,宝能系第三次举牌,持股比例增至15.04%,成为万科A第一大股东;但随后第二大股东华润立即增持,保住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但是三个月后,12月4日,宝能系再次举牌万科,持股比例增至20.008%,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而直到此时,万科的管理层才全部明白,这次的侵入者,其志在必得,并且蛮横的完全不会再给其他股东任何机会。

万科的管理层选择了按兵不动,宝能系却在12月11日在香港买入万科约7864.2万股,至此宝能系共持有万科约22.45%的股份,牢牢占据第一大股东宝座。

在宝能方面,从2014年四季度起,姚振华命其弟姚振辉接管宝能旗下全部地产业务,而自己则开始全身心负责前海人寿,而在不久后2015年1月宝能系开始出手,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之中。

此时先不说野心,单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宝能系其实已经稳稳的赚了一笔。以12月15日为例,宝能系持有万科22.11亿股,以12月15日收盘价21.08元计,持股市值高达466亿。根据历次买入价格区间测算,宝能系累计投入资金335亿,浮盈高达131亿。

而宝能的举动虽然蛮横,却心思却显得如此缜密。

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万科VS宝能背后的布控大局

【图片来源:智图派 (微信号: Graphics)】

宝能将进攻时机选在股灾救市、万科100亿回购方案公布后,市场风险已经得到释放。最近一次不低调,高举高打,万科股价迅速拉高,宝能系累积起超过130亿的账面盈利。力压华润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乃至可能继续增加持股达成实际控制的眼球和跟风效应,帮助它卸掉了很多卖压。

130亿浮盈在手,宝能系这笔投资效率之高、盈利之巨,A股历年来罕见。

退一步讲,就算曾经的大股东华润争夺控制权也卷入,无论什么都会大幅度抬高股价,而致使无法达到控股的目的,也可以选择在高位出清股份,收益率也是极高的,同样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但,问题在于,万科的管理层对宝能系的态度。

推算起来,宝能看上万科的是那些光鲜亮丽的数字,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顶级开发商,年销售额逾2100亿、净利润超过150亿,近7000万平米土地储备。从操作层面上看,由于股权分散,股值严重偏低,几十亿美元就可以控盘万科,这些对于赌性很强的资金玩家来说,都是充满诱惑的原动力。

但在万科管理层眼中,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万科最重要的是万科这两字所蕴含的品牌厚度和信用价值。“可口可乐什么都没有,只要用可口可乐这个品牌就可以借到钱,可以建工厂,可口可乐依然好卖,这是最根本的信心。”王石如是说,在王石眼中万科也正是如此。

显然,万科对宝能的担心,也正在于此!万科管理层对宝能是抵触的。

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到今天这个地步,所有人都已知晓宝能的野心,成为万科大股东这一点已成事实,下一步就是入主董事局,这些都已经成众人皆知的秘密。

如果说王石的发言更多代表自己,那12月18日万科郁亮终于发声,万科董事局与宝能双方态势终于明朗。

郁亮称宝能的行为为敌意并购。敌意并购一般有两个特征:一个是事先不跟公司董事会和管理者开展良好的沟通;第二个是利用一些杠杆来做收购,博取利益。恰巧,这两个特征被宝能给一一印证了。

郁亮举了在80年代的美国就曾多次上演的案例,印证这次使劲叩响万科大门的“野蛮人”玩法。

在80年代的美国,借债投资这种做法屡见不鲜,它们有一个通用的名字,叫做垃圾债。后果是什么?借钱时承诺的高收益,最终在投资后得不到高收益,最终引发了数十家美国保险公司破产,这种玩法也在风靡十多年后悄然退却。

万科管理层担心的也是如此。

郁亮说:看看美国上世纪80年代那一轮的敌意并购的结果如何?大多数都未成功,无论是收购方还是被收购方都没有成功。但损失更多的是投资者、相关的金融机构。我们今天同样需要向相关各方揭示风险,需要向投保买万能险的人提示风险,需要向金融机构提示风险,需要向证券市场的投资者提示风险。

最终万科选择了停牌!

而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万科的下一步该怎么走,说实话,云端里的厮杀,我们这些旁观者听得着声响,却预测不了方向。

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世界,假如你以为这个战场只是万科和宝能,那你就真的大错特错了。战国时代,没有谁是整个世界的主战场,真正的战场在整个战国。

我们关注万宝之争,但一定要跳出万宝之争。然后才能够看清楚更多!

假如我们稍加注意就会知道,万科和宝能的故事并不是唯一的故事,只是最大的故事,所以也最招人耳目。

2015年12月初,就在万科第一大股东被宝能拿下不久,香港上市地产公司远洋地产的第一大股东之争也一触即发。出手的同样是险资,而且是比前海人寿更加凶猛的安邦保险。安邦通过接手远洋第二大股东南丰集团所持有的股份,一出手就拿下远洋20.5%的份额,直逼第一大股东中国人寿(目前持股约29%)。

至此,远洋地产成为第一、第二大股东均险资的地产公司。

2014年12月19日,安邦举牌金地集团, 并通过安邦人寿和安邦财险来持有金地集团6.33亿股和2.65亿股,占比分别为14.09%和5.91%,合计达20%。在2014年期间,金地集团曾遭遇安邦保险和生命人寿竞相举牌,最终福田投资丧失第一大股东席位,生命人寿连续举牌后持股27.63%成为新任第一大股东,而安邦保险4次举牌持股20%位居第二。

金地集团的第一、第二大股东也均为险资公司。

险资与险资在地产公司短兵相接,前有金地,如今又有了远洋,地产股变成了众矢之的。

而在一个行业论坛上,郁亮感叹,最近一年来拿地最多的不是万科,而是平安。而平安也早已成为朗诗、碧桂园二股东,并在近年疯狂拿地。

这家险资过去一年在楼市的攻城掠地让人吃惊。从养老、物流到地产股权投资基金,再到近700亿的土地投入,两家上市房企二股东,仅在北京,平安就已砸下了300亿元拿地。其中包括丰台亚林西、门头沟等多宗地王,在全国,平安涉及的可售存货保守估计超过了千亿元。

平安通过旗下众多子公司所组建了一个庞大的不动产帝国,风头盖过了众多明星房企。

凶猛的险资正在改变地产行业的格局。

从2014年起,险资入主地产公司就已成趋势。估值偏低、股权分散,却又拥有大量一二线城市资产的地产公司,正在成为险资的新猎物。

万科成为了险资与房地产之争引爆的最大一颗手雷。更让我们惊心的是,在万科的大股东争夺战中,已经曝出险资宝能系和险资安邦系为一致行动人——两人联手给万科做了个局。

险资连横,那么还有谁可以挡其锋芒。让人不寒而栗!

一场前所未有的变局正在汹涌而来,是阴谋,还是共赢,一场巨大的风云正在酝酿之中!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看万科VS宝能背后的布控大局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