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苍黄五十载,三代岳母选婿的标准(下篇):拆,成一对!

——华灯一城梦,明月百年心

这是一个从1965年到2015年之间,关于三代女人嫁人的故事。

这里面没有跌宕起伏,没有百态炎凉。只有世间风雨的蹉跎,和小人物的无知无畏的幸福。

这里只有一件事,什么都会过去。

过往充满了各种变数和常数,充满了复杂的主客观因素和各种时代的合力。

如你我这般的个人很难把握和预料当下选择。

就此随波逐流在艰难困苦中权衡利弊好自为之,努力过好当下。

人生不过轻烟一抹,繁花一季,其本质却令人着迷;

时代雷霆万钧,钟鸣鼎食之家,珠玉琳琅,大时代好比如此。

我想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新的时代就此拉开了大幕••••••

接上篇

没看过上篇的请点击查阅:风雨苍黄五十载,三代岳母选婿的标准(上篇):穷,在一起!

本文目录

下篇 拆,成一对!

第二代 啥啥都不要,只选城中村。

第三代 刚刚开始,未完待续。

第二代 啥啥都不要,只选城中村

随着轰隆声的临近,大时代的变迁裹挟着小女子的姻缘,亦步亦趋。

如果说第一代是走投无路、误打误撞的成为房东老太太。

可人生来不得半点偷懒。漫漫人生,不离不弃。半辈子的卑微辛苦,拾得岁月沉淀。

那么第二代则是在上一辈的切肤感受下诱导成为拆一代。

但婚姻也绝不是两个人的事。

人事风情,社会生活。不能高攀,也最好不要下嫁。

风雨苍黄五十载,三代岳母选婿的标准(下篇):拆,成一对!

就这样时间过到了2000年。大概是我小姨和大表姐的例子在前吧。也或许是在大的时代背景下,母亲大人们终于认识到还是嫁到农村好,特别是城郊边上的。

首先赶上的是我二表姐,我二表姐是个有追求的女孩。虽然家里面介绍陈寨的、老鸦陈的等等。但她都拒绝了。就这样眼看过了婚嫁的年龄。那一段时间把我大姨愁的吃不下饭。

后来表姐去上海进修的时候,认识了我二姐夫,不久就结婚了。这门婚事遭到了大姨的强烈反对。但无奈,孩子飞得远,她也没办法。

再后来表姐跟着姐夫去了武汉一所高教教书。住在学校提供的教师宿舍,日子过的清苦。我还记得有年春节,姐姐和姐夫回来,还因为婚事和大姨发生的争执。

后来表姐说,我不觉得嫁错了。我和小Y志趣相投,有共同语言。我们现在日子过的很充实,很幸福。

后来见得少了。通过QQ、微信之类的经常能看到些消息和照片。如见,姐夫已经是教授了。他们二人在武汉买了别墅,买了车。表姐喜欢侍弄花草,姐夫喜欢写写画画,二人的家里修饰的质趣斐然。

三表姐是三姨的女儿。因为有前面两个表姐的例子,所以刚过二十岁就开始天天相亲。对象无一例外全是周边村里的,终于不到二十四岁就结婚了。姐夫是王寨的。她现在是两个女孩的妈妈。

接下来是一个表妹,刚过十八就开始相亲了。对象还是周边村里的,二十一就订亲了。妹夫是老鸦陈的。现在是一个男孩的妈妈。

再一个表妹,就是我小姨的大女儿,这个可怜的表妹从小父母婚姻破碎。我小姨一辈子吃亏吃在没有嫁给农民。她大概是害怕女儿再错过。所以小表妹刚满十八就相亲。说起来也巧了,这个男孩的大舅就是当年狠追我小姨的那个男孩。因为有这个关系,婚事反而好定了,表妹十九岁就订婚了。举行典礼的那一天,男孩的大舅给包了个六万的红包。

时过境迁,当年的美人已经迟暮,而当年的穷小子已经是阔气的房东。

这对我小姨是个多么大的讽刺?如今的她需要到家政中介找保姆保洁之类的临时工来做。

表姊妹的生活过的幸福吗?这个我不能妄加揣测!表外甥女结婚那天,我们老表们坐一桌。谈谈孩子,谈谈拆迁,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全部了。

如果说生活富足就代表幸福,那我们都是幸福的。

第三代 刚刚开始,待续。

第三代作为拆一代的子女,90后拆二代的择婿则刚刚开始。

我没有想过我女儿将来的丈夫是什么样的。因为婚姻是含蓄而不能道破的,要在漫漫人生岁月中,由两人共同去印证。

我只是希望她将来不要像我一样只是一个房东太太,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钟就只是为了房子!房子!房子!

我希望她将来可以飞出去,越远越好,到更广阔的天地去。正如五十年前我姥姥说的,飞得远说不定还能奔个好前程!

风雨苍黄五十载,三代岳母选婿的标准(下篇):拆,成一对!

在婚礼上,大表姐穿着红色的旗袍,化了妆,盘了头发,光彩照人。我妈说,你看你大姐,当时丈母娘就是不一样,人也精神了不少。

大姨叹了口气,说,找了个什么女婿,啥都没有。在附近村里找一个多好,房住不完,钱花不完。

我打断她的话,说,大姨,你当初嫁给我大姨夫的时候,大姨夫啥都没有。我妈嫁给我爸的时候,我爸也穷。还有我三姨夫他家也穷,那你们为啥嫁过去呢?

我大姨说,是你姥姥做的主。

二表姐听见了说,当初我姥姥问你还回去不?你为啥回去?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

大姨想了想说,你爸爸不一样。我们结婚那天,路那么难走,他都没让我脚下地。

表姐说,对呀!只要人对,将来什么都有。你看你现在过的多好!

说到自己的婚姻,大姨眉头舒展,笑着说,你们说的都对! 我老了,不管事了。

我妈和三姨也都跟着笑起来。

只要小姨,眉头紧锁。

我知道她要开始哭穷了。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ID:zzloushi】

—分隔线—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风雨苍黄五十载,三代岳母选婿的标准(下篇):拆,成一对!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