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这就是结局,不是吗?也许他们还没意识到,他们卖掉的是他们祖辈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辛苦的劳作建立起来的村庄、院落、耕地、树林还有河流。他们的子孙,将来都要住进一个叫做社区的地方。他们不会知道老家的院子,老家的小河、老家的田野、老家的屋檐。他们甚至不会知道他们爷爷爸爸出生的村庄。他们甚至找不到他们家的祖坟。

本长篇纪实分三部分,

(上)已经于9月11日(上周五)发布,点击查阅: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今天发布(中)——《浮生刽》

2014年10月,拆迁公告下来了!

2014年11月,爷爷小时候用的烙饼鏊子!

2015年5月,小升初。

2015年6月,老年人。

2015年7月,钉子户。

2015年8月,离婚潮。

2015年9月,当家媳妇。

(下)——《世道》将后续发布,敬请期待:

2015年10月,村长参股开发商的房地产项目。

2014年10月,拆迁公告下来了!

拆迁公告下来了。村民们私下结盟,大家都不签。“听说X村的人上访到北京了,很快就有结果了”。“郑州市领导都被中央批评了,他们很快就会重新出补偿政策,我们都坚持人均150。”

拆迁工作组终于浩浩荡荡的进村了。老人们都说,“像当年鬼子进村。”不过他们可比鬼子文明多了。他们对谁都和蔼可亲,大爷、大妈、大哥、嫂子不离口,也许他们担心,村民们再冲到他们的临时办公室砸东西。村民们的态度也缓和了。“毕竟他们只是办事的,不管事。”村民们说。奇怪的是他们进村三天了,只是贴了告示,却没有挨家挨户的做工作。可是村民们心里捉急了,大家都在等工作组的人敲自己家的门,然后自己可以理直气壮的提条件。不答应,就不签。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到了第三天,村东头的公示栏内就出了一份奖励公告:

11月15日之前签订拆迁协议并积极腾空住房,自行拆房的奖励每户5万元,附属物无论多少一律一次性10000元赔偿,搬家费5000元;

11月15日-11月30日,签订拆迁协议并积极腾空住房,自行拆房的奖励每户2万元,附属物无论多少一律一次性5000元赔偿,搬家费2000元;

11月30日之后签的没有任何奖励,并只补偿原住房三层以下定为合法的建筑,每平方赔偿680元;三层以上为违建,不予补偿。同时附上已经签字的20户村民的名单。

原来拆迁工作组的人早已经和村长沟通过,村干部带头签,接着再签村干部们的宗亲。村民们开始不安了,他们都在心里骂那些签字的家伙背信弃义,可是联盟已经彻底瓦解了,不是吗?赶快签吧,反正也不敢当钉子户。因为各种钉子户被强拆的消息弥散在村民之间,刺激着他们胆小脆弱的神经。他们不再牛气冲天的责骂拆迁工作的人。有的人偷偷的给拆迁组的人塞烟,并把负责他们片区的老A或老B请到家里面,端上好茶打探拆迁的事情。拆迁工作组的年轻小孩,二十多岁,摆着官架,拖着官腔说,“都是这个政策,再等也是一样,上面领导定的,这个月,你们这个村一定要拆完。再等连奖励都没有了,钉子户是好当的,想拆你的房子还不是分分钟。听老弟一句话,赶快签了吧,你们村都签一半了。看村民还犹豫,他眼睛瞪得溜圆说,放心,我给你们家量房子的时候尺子松,多量点,给你们多补点。”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屈服的村民越来越多了。大家都担心失去奖励的机会。11月15日,村里面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因为签协议快,搬家更快。早在两年前家里就不再添置大件物品。等拆迁吧,到时候重新装修买新的。新媳妇过门都不添置新床。婆婆们都打包票说,先不买,等你们搬了新家,妈捡最贵最好的给你买,统统换新的。这些90后的新媳妇也都乖巧听话。因为丈母娘们都看好了,拉着姑娘的手说,看长远点,先嫁过去,将来的一切都是你的。

2014年11月,爷爷小小时候用的烙馍鏊子!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早在6个月前,有心计的村民就开始找房子,考虑到孩子上学,不能搬得远,所以周边的房子早早就被租完了。早在3个月前家里的废铜烂铁都开始处理了,因为租的房子小,很多东西都不能带,所以都只得忍痛割爱的当废品卖。可是东西实在太多了,毕竟在这里住了几代人,到最后废品都是一堆两块钱的贱卖。家里用了三辈的烙馍鏊子,舍不得扔,又带不走。“这是你爷爷小时候用的鏊子。”家里面用了快百年的堂屋供桌也带不走。“这是你奶奶的嫁妆。”还有城里姑奶奶家给的大立柜,木料扎实,散发木香,常年不生虫、不返潮。“你看看这镀金的铜锁花,这镀金的铜把手。”可这对于刚刚到法定年龄就扯了结婚证的90后小男孩来说,他不会明白爷爷小时候用的鏊子意味着什么,奶奶的嫁妆有多重要,姑奶奶给的大立柜有多好。新嫁娘怀里抱着刚满月的小娃娃,圆嘟嘟的小脸,滴溜溜的黑眼睛看着这一切,一咧嘴格格的笑了,一会儿又翘着小嘴睡着了。

村民们也大方了,拿走拿走,着急搬家谁在乎这块儿八毛的。一个月过去了,村里能搬的都搬走了,大街上扔满了衣服、家具、杂物。这里面有爷爷的锅、奶奶的嫁妆、姑奶奶的大立柜。这些年家里的房子,从茅草屋、砖瓦房、二层小楼到最后多层超高建筑,翻盖了几多遍也没舍得扔的东西。这一次,带不走,全扔了。

大街上不见了往日的繁华,没有超市、没有饭店、就只有稀少的行人在搬东西。小鸟又飞回来了,停在树上呱呱乱叫。天转凉了,树叶落了。村里快没人了。摇摇欲坠的建筑隔三岔五的矗立着,空旷像遭遇过地震的现场。只是没有哀嚎,因为家家的拆迁款都打到卡上了,他们的卡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数字。不过他们还是在骂村干部是孙子,拆迁组不是人,政府腐败。但是他们再气急败坏的骂,也掩饰不了他们内心的喜悦与激动。是啊,就是那几天,他们都成了百万富翁。三年之后,他们都有几百平米的房子。

这就是结局,不是吗?不过也许他们还没意识到,他们刚刚卖掉的是他们父辈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辛苦的劳作建立起来的村庄、院落、耕地、树林还有河流。他们的子孙,将来都要住进一个叫做社区的地方。他们不会知道老家的院子,老家的小河、老家的田野、老家的屋檐。他们甚至不会知道他们爷爷爸爸出生的村庄。他们甚至找不到他们家的祖坟。

在城市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每个人都要为之失去和拥有。这是付出,也是代价。这是更好的生活,也是生命的痛楚。但,这远不是结束。

2015年5月,小升初。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6月份就要小升初了。今年不同于往年,今年一定要上一个好初中,花钱也不怕。因为今年有钱!从过年开始,他们就结伴给今年要考初中的孩子们报补习班。每堂课50分钟,80块钱,老师一对二,这是团购价。还有的直接花万把块托人转学到枫杨外国语中学小学部,据说将来考上枫杨外国语中学的机率大。

孩子们也争气拼命的学。早上5点就起床背英语,晚上10点了还在做奥数。似乎这样一努力,就能弥补过去五六年的缺失。转学到枫杨外国语小学部的孩子都住校。周五下午接回来,周日下午送回去,孩子饿的直叫唤,累的干瘦。孩子的爷爷奶奶心疼了,早几年干啥去了,教你们给孩子报补习班你们不报,教你们管你们不管,剩下这几天了,管啥用?

终于,到了五月份。孩子们摸底考试开始了。考了几次都垫底。老师说,没关系,咱们模拟题都难。看孩子的能力和各方面的综合素质都不断提升。只需要最后再努力一下,提升一下。于是很多人又报了考前冲刺班8600,打完折6800。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最近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改变,但是这些40岁上下的拆一代们都还记得他们小时候,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父母是如何咬牙让他们或是他们的兄弟上学的。哪怕他们大多只是上了个中专。因此,不管多少钱,都值!

6月14日郑州小升初开始报名,当家媳妇们领着孩子奔跑在各个学校。6月底,当家媳妇们领着孩子参加各个学校的考试。

孩子真是太累了。

7月初,他们都选了原来村庄周边不同的初中。当家媳妇说,虽然不是名校。但它们都是周边最好的学校。主要是咱们起步有点晚,他们家的小孩都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学英语、学奥数,参加各种补习班。

他们选择宽容孩子。也许,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孩子是考不上的,他们只是想尝试一种不一样的生活。

是的,这次孩子们没有考上名校,是因为他们起步有点晚。但相信经过这一次,他们终能体会到竞争的残酷。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父母有钱,自己也很努力的小孩子和他们一同在成长。

2015年6月,老年人。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8个月过去,村里选小队长,大家又聚到了一起。拆迁带来的最初兴奋已经消失殆尽,更多的现实问题接踵而来。拆迁快一年了,安置房还没有踪影。大家慌了神,不是要像某些村等个七年八年的,那黄花菜都凉了。孩子们上学问题,学校附近的房子已经涨上天了,每个月800块过渡费根本就不够,但是远了孩子没法上学,近了,太贵。原来村民都是自家水电,出去租房才发现水电都是要钱的。还有菜价也越来越贵,一切都乱套了。800元每月更是不够,没办法一些村民只好搬到了四环外。年青人对这些反倒不在意,安置房动不动工的无所谓,反正三年不回迁,过渡费翻倍。再说现在手里都有几十上百万的谁在乎这些?

安置房品质差不是新闻,是确实存在的问题。村民们大多选择在附近买了商品房,他们到底还是舍不得祖辈们生活的地方,乡里乡亲的都在这里,还有将来的安置房也在这里,总之他们的根还在这里。但是新房交房一般都要到2017年,而安置房还没有动工。后来有村民实在无法忍受高额的房租,又不愿意搬到四环外,就在村子附近的野地里搭起临时的活动板房,虽然路不通,用水也不方便,但是有临时电,不用交房租。当然住在这里面的依旧是老年人,“他们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住在市里太贵了。”

老年人是多么的强大和万能。强拆的时候是他们躺在屋子里不出来。儿子被抓走了,是他们躺在汽车轮子底下。堵路的是他们,扯白条的是他们,打砸拆迁组办公室的是他们,最后留守抵抗不签字的还是他们。现在,他们选择住在临时的活动板房内,省钱! 老年人也不太敢去医院看病了,虽然新农合报销。他们说本来是小病,只要去医院,他们就叫你住院打针,一花就是好几千。虽然报销,但是自己也要花好几百,还不如去小诊所里拿点药,吊两瓶水,一两百就行。

他们的孩子们不知道是该叫拆一代或者是拆二代的总是在他们的身后,他们就是这么强大,他们真是中国好父母。没拆迁之前,他们大多在城建单位找一份绿化工的工作。按天计费,每天50元。要么就是在环卫部门当个环卫工,每月1500,有关人员再扣除500。你看不出他们各自家里都有几十间房在出租。每个月都有数万块的房租收入。

他们没有怨言,他们习惯于屈服,但也粗暴的争取。他们眷恋自己的家,自己家的院子,也明白只有旧的才能换新的。于是他们双手奉上旧家,给孩子们换钱、换房子。

2015年7月,钉子户。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9个月过去了,村里面还有6户不愿意拆迁,他们都是提出了更多的补偿要求。拆迁工作组不同意,于是就这样僵持着。最后断水断电封路,但是他们不屈服。年青人怕出意外,都躲出去了,就留家里面的老年人留守,老年人反正生活要求不高,没水没电的也能过。

A户的儿子今年16没结婚,A户要求多两份,是给未来的媳妇和孙子。

B户院子大,人口少,要求按照宅基地的占地面积补偿3倍的建筑面积。

C户要求1:1补偿他家7层的建筑面积,因为他家的宅基地去年已经更改为商品房用地。

D户要求把他扩建到宅基地外的房子按照1:1补偿;

E户要求把他的女婿和外孙子也补偿一份,因为村长的外甥和外甥媳妇都补偿了;

F户要求每人补偿商品房面积150平。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如今已经过去9个月了,拆迁组也浩浩荡荡的开往别的村了,他们的房子依然矗立在废墟中,断水断电断路,没有人给他们协商,他们像是被遗忘了。但是夜里常常被不明身份的人骚扰。可是老人们都很坚强。他们说,我们卖房子卖地,一辈子就这一回,一辈子也就这么点东西。如果卖不上好价钱,上对不起祖宗,将来的子孙们靠什么生活?

他们迷茫着,坚持着。只是留守的老人们,不知道你们经历2015年的酷暑,是不是还要坚守到2015年的严冬,2016年的团圆饭如何吃?别家都成百万富翁了,你家却回到了解放前,为了更多的利益,个中滋味,是苦是甜?

2015年8月 小夫妻闹离婚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90后小夫妻闹离婚的新闻不绝于耳,像是传染病。东家闹,因为男的要离婚。东家的男孩说,她管得宽,天天跟在屁股后,烦人。小媳妇说,他不着家,天天在外面玩,不是去KTV就是去酒吧,乱花钱,还和不三不四的女的来往。男孩说,我出去应酬做生意也要你管?离婚,孩子归我,你走!小媳妇梨花带雨的绝食。西家闹,因为小媳妇要离婚。西家的小媳妇说,他天天啥也不干,不上进,不挣钱。就知道窝家里玩电脑打游戏。男孩说,缺你吃喝了。小媳妇说我看不起你,一辈子就是穷命!离婚,财产房产分一半,我的嫁妆钱给我,孩子归你!

这些见了一两面,两家大人在一起喝了几杯酒就定下终生大事的年轻小夫妻,他们除了一起经历过分钱,什么也没有经历过。然而生活不是天天分钱。柴米油盐,生儿育女,相濡以沫,人生百年,这一辈子要多长有多长!他们终究会明白,现实比瘦子还骨感,今天有多重要,今天就有多不重要。

2015年9月,当家媳妇。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都市村庄当家的媳妇们,没拆迁之前,一边当着房东太太一边在附近的超市、服装市场当个导购每月挣两三千。而村庄的饭店、超市都是来郑州的外地人租他们的房子开的。他们把房子租出去,自己出去打工,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没出过远门,没开过店,没做过生意,他们只会打工。而那些外地人,他们是出门闯荡的,他们会开店、会做生意。他们什么都会。

私下他们会说外地人真能呀。他们看不惯外地人好吃好穿好打扮。外地人看不惯他们就靠租房子,没啥了不起,土老帽。

现在她们一边租房子住,一边在附近的超市、服装市场当个导购每月挣两三千。但是现在她们的业务要多些,她们分享着各种亲戚娘舅、各种姊妹朋友那里得来的各种正规的理财保险、珠宝、化妆品等赚钱的好项目。好投资、好项目满天飞,每一个都是那么的真诚。她们说投资担保、高利贷都是骗人,我们绝不会相信。但这个不会,这个安全是熟人。人家公司不是投资担保公司,月息3分。这个保险好,正适合一岁的宝宝,等到你家孩子30岁的时候,每个月可以领3000元,等到他60岁退休,他可以领到108万。这个项目好,你今天放进去,明天都可以取出来。

正如所有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所有幸福,也总会留下一个痛苦的线索。追逐和欲望,才有快乐,也有惊醒和失望。经过了惊醒和失望,我们才学会珍惜。她们终究会明白这一切的,和孩子一样,都拥有成长之痛。

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遗忘了。

记忆像摇曳的叶子,那些清新那些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段,惟有铺天盖地的影子留在时间刻度的尾部。

小河、野花、田野、唱着找呀找呀找朋友儿歌的一群小孩儿消失在一片废墟中,取而代之是拆二代在这场变革中角色。你们要记得,你们的父辈习惯于屈服,但也粗暴的争取。他们眷恋自己的家,自己家的院子,也明白只有旧的才能换新的。于是他们双手奉上旧家,给孩子们换钱、换房子。

待续

本长篇记实文章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下)将相继发布,敬请关注郑州楼市。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请在开始处按以下格式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微信账号:zzloushi】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关注本公众微信号(搜索 zzloushi 或 郑州楼市)获取更多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聚焦拆一代的浮生刽:这是获取,更是代价!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