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一片旧房倒下去了,一群暴富站起来了。他们真是的暴富吗?他们的财富是几代人长期累计起来,在一夜之间兑现的。表面上看好像是暴富,但实际上,这是财富权利的兑现。是他们的父辈们赋予他们的权利,而且是只能用一次的权利。

这是获取,更是代价!这是更好的生活,也是生命的痛楚。但,这远不是结束。

他们是幸运的。为此他们更应该努力生活!

本长篇记实分三部分,今日发布(上),(中)和(下)敬请期待:

上部:众生相

2014年12月,终于拆迁了!

2015年3月,拆迁3个月后选村长。

拆迁前的2年,办喜事,生孩子,盖房子。

拆迁前的半年,围堵拆迁工作组。

中部:浮生刽

2014年10月,拆迁公告下来了!

2014年11月,爷爷小时候用的烙饼鏊子!

2015年5月,小升初。

2015年6月,老年人。

2015年7月,钉子户。

2015年8月,离婚潮。

2015年9月,当家媳妇。

下部:世道

2015年10月,村长参股开发商的房地产项目。

2014年12月,终于拆迁了!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2014年12月我表哥家所在的都市村庄拆迁了。他们一家8口站在自家门口合影留念。那天的天空很蓝。大概因为一连十几天的西北风,那天终于静了下来。多少年没听见过鸟叫,村庄上空传来呱呱的声音。没了树叶的老树干枯的立在门前,来年不会再发芽了。150块换走了它30岁的躯干,很快就会有人来把它锯走。第二天,表哥在朋友圈晒出已经成为废墟的村庄,包括他们自己的家,还有那株老树。表哥说,这棵树是他生那一年,他爷种的。

当天晚上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庆祝。表哥和嫂子已经拿到拆迁款和补偿协议,表妹和老公也拿到了补偿协议。按照补偿协议,人均补偿标准为7+2(70平米商品房+20平米商铺),同时对于配合拆迁的人均奖励20平米商品房。另独生子女双倍补偿,这也就是说他们家在三年后回迁可以得到810平米的商品房和180平米的商铺。同时对原有住房的拆迁补偿、奖励等累计补偿现金120万左右。

大家嬉笑颜开的让姨妈讲几句,姨妈看着无忧无虑嬉戏玩耍的孙子们,指着表哥手中的协议说,“这是我能给你们的最后的也是所有的东西了。因为从今天起,家拆了。”随后姨妈潸然泪下,这是姨妈为数不多的一次流泪,上一次是在姥姥的葬礼上。

表哥赶忙安慰说,“只是拆迁,很快就回迁,到时候我们还住在一起。”姨妈摇摇头说,“房子是房子,家是家,这一点,你妈还是明白的。”

2015年3月,拆迁3个月后选村长。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三个月后,表哥就换了辆新车,朋友圈里面狠狠的晒了晒,各种矫情,各种作。虽然只是二十多万的车,生生让这个新晋百万富翁晒出了百万豪车的感觉。正赶上村里面改选村长和党支部书记,表哥表嫂开着豪车带着姨妈就回去了。

还没到村口就走不动了,车一辆挨着一辆,只好把车停到路边。表嫂说,这一拆迁都成有钱人了。表哥说,是啊,家家都是一二百万。

这个不大的村子只有100多户人家,短短3个月就新添了四十多辆车,加上没换的车,可以说家家都有车,这其中就有两辆路虎,四辆宝马。因为是拆迁后第一次这么大规模的聚会,各家的媳妇们也都是盛装出席。80前的媳妇们一改中年家庭妇女邋遢的装扮,各个烫头画眉打扮的花枝乱颤;80后的媳妇们一改土鳖形象,各个穿金戴银打扮的贵妇范十足;90后的新媳妇们更是穿金戴银,喜笑颜开。现场参选的各个候选人都有亲友团站台,拉条幅,发名片,选村长的现场熙熙攘攘,犹如车展现场。

老邻居们见面那个亲呀,妇女们聚在一起就聊各种八卦,谁家分的多,谁家分的亏。谁家现在还扛着不拆。村长有多贪,这次不选他。A也不行,B会为老板姓办事,我们选他。

上点年纪的人聚在一起谈论着在哪租的房子,房子如何不好,如何贵,原来住在自己家有多好,然后就是骂贪官、骂政府、骂拆迁办。

男人们都在寻找自己人,几个男人聚在一起就是一个候选人的临时委员会,表哥也加入了一个委员会,他们不停地散布各种消息,口头各种承诺。“张三太贪,李四如果当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一张选票500元,选完到谢先生家集合吃饭。”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可是大多数村民都在观望,心里嘀咕,你说给500,那个给600,还有给800的,但是就是没人发钱。一直扛到11:00也没有人去投票。投票箱前门可罗雀,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肚子咕咕叫,盘算着一会是去谢先生吃饭还是去张先生吃饭。这时候就有一伙人吆喝着去选,先到大队会计那儿验证身份,然后领笔领选票,然后一个人进一个密闭的小房间,一个人写。写完了出来放进选票箱内。村民们看着他们如同看马戏团的表演。有人悄悄的说,他们是托儿。大家嘴一撇,心里说:老子才不上当嘞,一毛钱也不给,还想当村长,做梦!紧接着又有几个人排着队吆喝着去选,大家都知道是托儿,可但终究陆续开始有跟风排队。没排的在心里骂,傻子。但他自己也开始犹豫了,要不要跟上?

11:30,陆续有运款车到,村民们开始骚动,但是很快就开走了。消息说上面查的严,不敢发。村民们都急了,于是有人就悄悄收选票,一张票,一个条。

在表哥的主张下,他们家的五张票换了4000元钱的条。

中午票数就出来了,A 当选了。可是B不服。C也不服。告到区里面,区里面回复说,违规操作,择日重新选。

村民们得知消息后都喜笑颜开,因为他们又可以天天免费吃大餐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各个候选人会进行新一轮的拉票,他们会请村民吃饭,给村民们发各种白条,有东北大米、金龙鱼调和油、丹尼斯代金券。附近好点的饭店被吃成了流水席,村民们推杯换盏,夜夜笙歌。洗浴中心成了男人们聚会的中心。表嫂说,表哥几乎住在洗浴中心。表哥说,他们是在商量选举大事。总之,村民们忙着吃喝,候选人忙着打白条,候选人的选举委员们忙着洗澡。

你不得不承认村民们真的好可爱,他们对谁都说我选你了。谁请吃饭都去吃,不去吃怕得罪人。不要说他们出卖自己的权利,不要说他们不关心集体财产胡乱选个贪官。他们说,选谁都是一样,谁都贪,只是贪多贪少。各个候选人也都杀红了眼,每天过万的流水促使他们必须杀到最后,因为如果竞选成功,不仅可以野鸡变凤凰,还能鸡犬升天,最重要的是巨大的蛋糕和香槟等待着成功者的卫冕。如果没有成功,那数十万的竞选费找谁报销?

没多久,A就当上了村长,没选上的不服,背后黑他,A就黑黑他的人。结果村民都说没一个好人,谁干谁都贪。他们大概忘记了,是他们800块钱卖了自己的票。据说前任村长只花的300元一张票,不过人们都不愿意提起他,都说他贪了几千万,和开发商勾结卖地,私吞地款,可是大家都只是说说,因为一查就是一串,有村长、有书记、有会计、还有上头,没人敢查,也查不了。村民们私下骂骂也就不了了之了。最重要的是他们该吃吃,该喝喝,还换了几千块的选票钱。当然这和村长传说中的几千万相比,他们所得的太少了,但是他们很满足,并且为之费尽心思。

拆迁前的2年,办喜事,生孩子,盖房子。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拆迁前的2年,村里面关于拆迁的消息就满天飞了。一会按人口补偿,一会按建筑面积补偿,不管是按人口还是按建筑面积,村里面已经轰轰隆隆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村里每隔十天半月就有人家办喜事,不是孩子满月就是新媳妇进门,要不就是新女婿上门,外孙子满月,总之就是天天都有喜事。表哥说这两年天天在外面吃,都吃恶心了。

卖花炮的小张在村里面设了个办事处变成张总,专门处理村里面办理爆竹事宜,村长还专门动员村里地理位置好的两户村民,将1层打通,做成小礼堂专门办事吃饭用。

村里面婆媳关系忽然变好了,没有老娘没人要,也没有媳妇骂街的现象。谁家老人要是有个身体不适的,就赶快住院输液,反正有新农合报销,不能让老人把病耽误了。所以村里定点的医院总是人满为患。白天住院的病人们聚在一起打牌聊天,晚上都各自回家睡觉了,除非领导查房,一般病人都像上班一样,早上来,晚上走。总之村里面整天都是喜气洋洋,其乐融融,村里面媳妇们都争先恐后的对公婆好,婆媳关系好到成堪称楷模。

村里面家家户户都在比赛盖房子。区里领导批示,严禁加盖。可是看不住呀,工作组一来,都停工,工作组一走,热火朝天的就干上了。后来区里面出动“黑社会”,查到一家私盖的,就哗啦上来二三十个人,直接把新盖的房子拆了。村里面经常见被拆的乱七八糟的新房,经常看见老人们呼天抢地的坐在新房里面不出来,大喊,要拆,就把我砸死吧。而家里的年轻人早跑了,跑慢的都被抓到派出所关几天。但是就这样,没几天呼呼啦啦的就又开建了。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这就是我们的村民,他们是多么的勇敢,多么的视死如归。如果在战争年代,他们都是英雄。我想我理解了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农民,哪怕早已不种地的城中村农民,他们善于迂回、隐藏、不屈服的个性都让人不由得竖起大拇指。

拆迁前的半年,围堵拆迁工作组。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拆迁前的半年,村里面的天际线明显的好看多了。原来都是四五层的,短短几个月,家家都是七八层,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让你却不自主的敬畏,想逃离。裸露的楼板,单薄的楼梯,粗狂的毛坯房很艺术。你在这样的房子你都不敢大声说话,你怕把房子震塌了,分分钟都惊险刺激。

不过这些房子本来也没打算出租,就这样矗立着等待着拆迁。

拆迁又进了一步,隔壁村下公告,按人口补偿,人均7+2+2。村民们激愤了。他们愤愤的传递着各种消息:人家庙里是人均500万,人家须水人均150平,人家五龙口是人均150平等等。炸了锅的村民自发把老年人组织起来,气昂昂的到邻村支持他们抵制不合理拆迁协议。拆迁工作陷入僵局。拆迁工作组的领导们不敢露面,一露面就被团团围住,村民们群雄激愤,似乎要把他们吃了。老年人冲到他们的临时办公室,把东西扔的一塌糊涂,把他们的生活用品,扔到垃圾堆。没有人上前阻止,因为是老年人干的,没人敢阻挡,担心那个老人假摔,被讹上了怎么办?上面领导们也重要批示,一定要安抚好老人。这一点充分体现了我们这个社会对老年人的重视还有恐惧。凡事和老年人沾边的事情总是棘手的。能跑就跑吧!村委会的人也跑没了。村民们找不到对话的敌人,于是他们把路堵上了。他们说,叫你们不出来协商解决。他们还拨打110,但是左等110不来,右等110也不来。他们多厉害!把那些当官的掌权的全吓跑了!

年轻人都在干什么?为什么冲在最前面的都是老年人,因为年轻人不能太靠前,太靠前甚至说话声音大都有可能被控制。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年轻人担心爹妈的身体吃不消,总要给送点饭,给送瓶水喝,结果露头一个带走一个,露头一打带走一打。老年人呼天抢地爬车轮的时候已经晚了。呼啸而去的警车,就像空袭警笛,留下末路狂奔的人们在拼命的跑。他们不是城管,他们是正式工,是派出所的110。 打电话报警的村民们等不来的110,在这个时候犹如天兵天将,以猎豹之姿扑倒,以迅雷之势群殴并带走几个扰乱公共秩序的年轻人。这种震慑是强大的,村民们的气势瞬间大减,大家一时乱了阵脚,村干部们出来安抚,大家只好各自回家。没多久,家里面就接到电话,是从里面打出来的,让家里面的人一定要配合拆迁工作,等等。

整个村子都弥漫着白色恐怖,各家的媳妇们都成了情报员,她们走街串户叫唤着各自从村干部、区里和其它村亲戚那儿得到的各种消息。

晚上,12点以后。刚刚安静的村庄开始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街上车辆来来往往的。村民在为争取最后一点利益做最后的努力。原来村民们都在对自己的房子进行最后的加盖,这次钢筋、水泥、楼板的统统的不要,只要定制好的钢架现场安装即可。

虽然是按照人口补偿,但是“原住房三层以下定为合法建筑。框架每平方1080元赔偿,砖混按每平方680元赔偿;三层以上框架按每平方450元赔偿,砖混结构按每平方400元赔偿;其它建筑结构按每平方米250元每平。按照单层建筑面积300平米两层600平米计算,临时钢架建筑成本是130元每平,补偿是250元每平,自行拆除后转手卖掉是80元每平,也就是600X(250-130+80)=120000元。关键是这套工程成熟方便,由专门的施工公司包工包料包回收,你只要交钱,在不影响居住的情况下,可以深夜施工,三天完工。拆迁工作组查东家,西家盖。本来工人也不够,你查这家,包工头电话指挥工人去下一家,反正都排队等着呐。工作组最后也只好挣只眼,闭只眼。没办法,你在人家的地盘,太横了要吃亏,好汉不吃眼前亏。

2015年1月,郑州市长作政府工作报告。2015挥手作别都市村庄…………

未完待续。

待续

本长篇记实文章分为上、中、下三部分,近期相继发布,敬请关注郑州楼市。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请在开始处按以下格式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微信账号:zzloushi】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关注本公众微信号(搜索 zzloushi 或 郑州楼市)获取更多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聚焦拆一代的众生相:一片旧房倒下去,一群暴富站起来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