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郑州这座城市,我们这样努力打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郑州这座城市,我们这样努力打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截止到2013年,郑州市区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466.3万人,与2003年相比增加了221万人。

截至2013年9月,郑州市区流动人口达340万,且每年以25%的速度递增,城区人口密度仅次于广州,居全国第二位。

这些数字在告诉我们,在郑州市区喧闹繁华的街头,有着比3/4还要多的人都属于外来者,他们分布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以更刻苦,也更上进的姿态,为生活拼搏。

在这些外来者中,有这样一群人。白天,他们穿着正装端坐在公司里;而夜色笼罩,他们立刻换上另一幅面孔,继续另一种生活。

相比与身边悠闲逛街的人群,他们虽然夹杂其中,却步履匆匆。光怪陆离的背后,是众多尚未实现的梦想。

这是属于新郑州人的双面故事。

郭大侠

郭大侠,男,28岁,单身。老家焦作,在郑工作6年。目前职业是平面设计师,第二职业是设计素材售卖。

郭大侠性格内向,很少说话,几乎从不下楼吃饭,上厕所都非常少,在工位上一坐一天。

他不打游戏、不看电影、不听音乐、不喝酒、不抽烟、不逛街,你几乎无法得知他的兴趣所在。

但他并不是个乏味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任何吃喝玩乐都属于耍流氓,累人。

他的兴趣是摄影。2014年,他花掉自己三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台尼康D810,包括两个镜头,开始了自己的业余摄影生涯。

他不像普通的摄影爱好者,拍照片自己修修看看,在爱好者论坛里发一下,他有着很明确的目的。

他每周定期去一些地方,只拍那些具有郑州风格的内容,回来加工,然后放在图库素材网上出售,只要有人下载,他就会得到收入。好的时候,每个月单这一项就能进账千元。

他已经28岁,没有女朋友,但对此并不担心。他知道自己宅,并习惯一人,目前财力有限,尚租住在城中村。等到再过两年,收入工作都稳定了,再说人生大事。至少自己目前这个样子,不想耽误人家女孩子的青春。

作为设计,他也许应该在大城市多磨练一下,但他并没有离开郑州的打算。

安雪

安雪,女,25岁,未婚。老家驻马店,在郑州工作4年。目前职业是人力资源,第二职业是淘宝店主。

安雪毕业于河南财院,从第一份工作起,她认定自己适合做人力资源。安雪说,面试各类求职者,不单是对自己临场思维的提升,也可以通过看别人,回看自己。

人力资源是行政工作,并无太多的薪金提升空间。为此安雪不得不做了一名淘宝店主,销售饰品。

开淘宝店最大的问题,是这些事情无法在上班时去做。她在每天中午和晚上下班后处理当天的订单,打包,第二天上班时顺路发货。虽然忙碌,但充实而满足。

安雪住在一个中档社区,和同事合租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的房租钱就要花掉她三分之一的月薪。安雪说,日子可以苦一点,但生活的情趣和动力不能丢。

从安雪的朋友圈可以看出她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这种追求不是名贵的化妆品,各种款式的包,而是一些花花草草的布置,对个人小空间的营造。不工作的时候,靠在窗边看书,喝茶,喂鱼,对她来说才是生活。

安雪在家人的帮助下贷款买了一套挑高的小户型,只等明年交房开始装修。她说父母的钱也都来之不易,争取明年装修的钱都要自己出。

买了房后,仿佛从此家就在郑州了。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座城市长久呆下去。无论在单位做人力资源,还是开淘宝店卖小饰品,在她看来都不是可以长久持续的事情。

她心中有个大的梦想,但是她是喜欢郑州的,因为她爱吃的东西这里都有!

宫磊

宫磊,男,32岁,已婚。老家洛阳,在郑州工作10年。目前职位是网站主编,第二职业是快车司机。

宫磊的转行是一件很奇葩的事情。他大学学的计算机,毕业后一心想在各大信息技术公司谋职,但在经过一连串被拒后,最终在河南科技市场做了销售,负责IT数码产品的渠道。

三年前,他代表公司找一家媒体投放广告,因为推广需要写一篇文章,公司无人会写,宫磊被赶鸭子上架,敲起了键盘。

没想到媒体主编觉得他那篇文章不但把自己产品夸得恰到好处,还能把别家贬得不留痕迹。看得出来对行业有一定程度的见解,问他愿不愿意过来当编辑。

当时宫磊已经准备离开郑州了,从毕业后就在科技市场,混了六七年,换了十来家公司,虽然攒下不少渠道关系,但眼看行业整体没落,利润越来越薄,他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不料碰上了这个机会,虽然工资较之前少,但难得稳定,于是决心最后再试一把。

半年不到,他对编辑的工作上手,凭借着在科技市场浸淫数载的经历,很快就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一年后他跳槽去了一家更大更正规的媒体,不久后升任版块主编,一直做到了今天。

2014年宫磊买了汽车,新鲜了两个月,又回归到骑电动车上班的行列,“堵得前列腺都快坏了”。滴滴快车出世,他第一批加入,每天晚上的8点至11点是他的“跑活儿”时间。

对于未来,宫磊说编辑干腻了,他终归不是写东西的“材料”。他媳妇怀孕回了娘家,等年底孩子出生,夫妻俩计划在老家开个小店,以后不给别人打工了。

郑州有点让人爱不起来,拥挤、混乱、吃个饭都跟打仗一样,路上的人都没有个笑脸。

欣欣

欣欣,女,28岁,已婚。老家开封,在郑州工作1年。目前职位是大型商场的设计师,第二职业是网络插画师。

欣欣是全国知名院校艺术类的本科生。毕业后,她和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一同去了上海。5年打拼下来,两个人的年收入加起来超过20万,但在上海这依然力不从心。

2014年,他们选择回了河南,最初打算定居开封,但看到郑开城铁将要开通,于是果断将房子买在了郑州的东边,这样去哪里都方便,毕竟郑州的工作机会更多一些。

从上海回来郑州,最大的挑战是要如何适应城市的落差。郑州的公司能给到和上海同水平待遇的凤毛麟角,而且公司经营管理的思路也相对落后,欣欣除了本职工作,还经常需要承担本来不属于她的任务,一年做下来又累又艰难。

最痛苦的事情,在欣欣看来是房贷。原先在上海也想过买房,但高额的房贷总是令他们望而生畏;可是回家买了房,虽然便宜不少,但贷款依然还是像座山一样压得他们不敢喘息。

欣欣在工作之余重拾曾经丢弃的爱好——画插画。如今对她来说,曾经的爱好已经成为了开展第二职业的谋生手段。一幅画几百元,要耗去至少两到三个夜晚,但她舍不得丢下。

钱再难挣也是钱,为了这个家,也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宝宝。

颜默

颜默,男,29岁,已婚。老家开封,在郑州工作4年。目前工作是科技公司工程师,第二职业摆地摊。

2011年,颜默和女朋友小今一起来到郑州。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租住在东韩砦,那时候租金一个月290元。

小今很快找到了工作,媒体记者,经常出差外地采访,每月工资3000元。这份工作让他们高兴了很久,生计不用发愁了。颜默的工作却一直摇摆不定,第一份收入只有1200元,不及小今一半,这成为了他的心病,频繁跳槽,但又无工作经验,因此陷入怪圈。

折腾一年,小今和他吵过无数架,小今认为他眼高手低,做事不踏实,他有口难言,终于有一天,小今提出分手,颜默慌乱,用尽力气挽留。小今本不想分,告诫他从此踏实工作。颜默点头允诺。

2013年,颜默工资拿4000,已可扬眉吐气。他心疼小今工作辛苦,盘算一番后,认为生活尚可维持,就让小今换工作。但是小今第一份工作即为记者,换工作想转型,及其困难,最终屡屡碰壁。日子再次进入贫寒。

颜默摆起了地摊。东韩砦号称是夜店女孩聚集地,年轻女孩多的数不胜数。颜默进了几百块钱的小型收纳盒进行尝试,一晚卖了500元,两人为此兴奋。

但兴奋并没有能维持下去,接下来的时间,一天卖的比一天少。东韩砦人流太少,颜默带着小今开始换地方,陈寨、庙里、东关虎屯,去每一个新的地方都是战战兢兢,不知道此地有没有摊位费,会不会有人赶。

小今的妈妈知道了他们在摆摊,心疼女儿,就给颜默打了电话,告诉他钱不够了她可以给,不要再摆摊了,每天要到深夜,太不安全。

小今也早已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但是他们还是坚持将摆摊继续下去。苦也罢,累也罢,但总归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还很长,什么都的经历些!

这个城市,永远都不缺的是别人看不到的生活。有些人在打游戏、看电影、吃夜市的时候,这个城市夜色下的另一些人,正在为了自己和家庭的未来继续打拼!

白天的他们和我们一样,坐在办公室忙着同样的事情;而到了夜晚,他们却又换上另一副面孔,继续着另一个身份的拼搏。

无论是爱好,或者是为了生活,他们都有着自己明确的目标和动力。双面人无处不在,充斥着城市的各个角落,也许他们有些人明天就会离开这里,也许会继续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但至少尝试过、努力过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理想未能实现,而是明明有理想,却懒得去努力实现!

(完)

———————分割线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经许可后转载请在开始处按以下格式注明: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郑州楼市】【微信账号:zzloushi】

总编微信(88371392) 长年为大家服务,欢迎投稿:88371392@qq.com

关注本公众微信号(搜索 zzloushi 或 郑州楼市)获取更多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商业观察 » 在郑州这座城市,我们这样努力打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